知趣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男人没钱可以谈恋爱吗 娇宠秦绵绵顾临安小说资源

时间:2020-06-29 22:06 来源: 未知 点击:

第二十二章(中)

沢田纲吉出去了。

夏马尔一个人待在里屋。他是不太想出去的,因为看到那些美女会让他更加的心痛——只能看不能吃对他来说绝对是生命不能承受之痛,他可没有自虐倾向,还是眼不见心不烦比较好。

但里屋毕竟只是个普通的休息间,这里实在没有太多供人消遣娱乐的东西,夏马尔在沙发上枯坐了一会儿就开始感到无聊,他背着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路过门口的时候,发现门并没有关严,透过门缝正好能看到沢田纲吉办公桌附近的情景,夏马尔本是随意瞄了一眼,然后就移不开眼了。

——诶??

**********

数分钟前的首领办公室。

库洛姆递交的文件已经被沢田纲吉看阅完毕并进行了签署,库洛姆离开办公室后,便轮到笹川了平。在接过笹川了平递过来的文件时,沢田纲吉突然愣了愣,然后张大了嘴巴。

“大哥,你……你化妆了??”

笹川了平也愣了一下,下意识用手擦了擦脸。

“诶?还看得出来嘛?”

“真的画了吗?!!”沢田纲吉下巴都要掉下来。

“哈哈哈,那个是惩罚游戏啦。”站在一旁的山本武插话道,“昨天晚上大家闲得无聊聚在一起打牌,输的人就要化妆,很有趣哦。”

“因为你不是输得最惨的那一个,所以才觉得有趣吧。”笹川了平郁闷地挠挠头,“昨晚就我输得最惨,脸上被画得乱七八糟的……哎,真是极限地丢脸啊。”

沢田纲吉又仔细看了笹川了平几眼,从脸上的残妆,完全能想象昨晚这张脸昨晚是遭受了怎样的“浓墨重彩”,忍不住也笑起来。

“感觉是蛮有趣的,哈哈哈,可惜我没能参加呢。”昨晚他睡得很早,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哦呀,莫非彭格列你是想试试化妆的滋味?”一直盘着手等在一边的六道骸突然出声。

“骸你也参加了昨晚的打牌活动吗?”沢田纲吉惊讶道。

蓝发女子撩了撩肩头的长发,继续盘着手靠在办公桌旁:“马马虎虎玩了几把,全都是我的手下败将,Kufufufu~~~~”

“是啊,也不知道是谁被云雀恭弥的那几把好牌打得要死要活的。”山本武若无其事地说道。

“谁要死要活了!!”

“连云雀学长也参加了吗?!”沢田纲吉震惊极了——云雀学长不是最讨厌群聚了吗??

“啊,本来云雀恭弥是不会参加的,当时他只是路过。”入江正一说。

“但因为连赢了好几次的六道君笑得太大声了……唔,他是真的、真的笑得极限的大声。”连一向好脾气的笹川了平都罕见地露出了不满的表情,怨艾地看了一眼蓝发女人。

“嘛,所以就把云雀给引过来了。”山本武摊摊手,“因为某人实在太嚣张了,还放话说‘有本事别用武力咬杀,咱们来打牌定胜负’,于是云雀也就加入了牌局。”

沢田纲吉立刻把目光望向了六道骸,对方依旧盘手而立,一副傲慢的姿态,但脸色明显不好看起来。

“然后骸他就被云雀学长打残了?”沢田纲吉问,一脸的不可思议。

“才不是打残!!他肯定是作弊了,根本不公平!!”某人终于炸毛了。

山本武他们直接无视了六道骸的抗议,只是继续和沢田纲吉汇报着昨天的牌局。

入江正一:“何止是打残,简直是惨不忍睹。如果不是了平前期输得太多,昨天最大的输家非六道骸莫属。”

笹川了平:“是啊是啊,六道君后来脸上被画得和我差不多糟糕,但为什么他能把妆洗得干干净净而我还有残留?真不科学。”

山本武:“哦,我还照了当时的照片呢,阿纲你要看看吗?”

六道骸:“什么?!不是说好了不会照相的吗?!!”

“我要看!”沢田纲吉的兴致立刻被挑起来了,“给我看看!!”

虽然六道骸奋力地想去制止,但山本武动作比他快得多——甚至像早就算计好了,他轻轻松松就避开了六道骸的阻拦,顺利地把手机递到了沢田纲吉的手中。青年低头看了一眼,然后——

“噗……!”

哪怕是看到Reborn的娃娃脸,忍耐力极强的纲吉也只是勾了勾嘴角,但此时,他居然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立刻就把头埋到办公桌下面,肩膀也在不住地颤抖着。

——这种表现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偷着乐。

“忍笑忍得很辛苦,是吧,彭格列?”六道骸的声音完全是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的。

“对、对不起,我……”好容易才绷住表情的沢田纲吉抬起头,刚和六道骸对视了一眼,就又破功了。

“噗哈哈哈哈,对、对不起……”

其实沢田纲吉也知道自己笑成这样很不礼貌,甚至还会伤害到某人的自尊心,但他实在、实在绷不住啊!!要知道,六道骸在他面前一直都是高贵冷艳的装逼模式,守护者里就属这位雾守最注重仪表,纲吉几乎就没见过他出糗的样子,所以冷不丁看到那张大花脸的照片,他真的被深深地震撼了,震撼到都有点无法再直视六道骸了。纲吉估计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了,真的,真的太……让他再笑会先啊哈哈哈哈哈。

六道骸倒是没再有动作,除了恶狠狠地瞪了山本武一眼外,他就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沢田纲吉。而站在他身边的入江正一则突然默默后退了一步。

——似乎有种……这个人随时都能大爆炸的感觉呢。

“说起来,昨天的活动,就你没参加呢,彭格列。”六道骸突然说。

“嗯?”虽然不再放声大笑,但抬起头的沢田纲吉,脸上的笑意仍未褪去。

“作为唯一的缺席者,难道不该得到点惩罚吗?”

沢田纲吉脸上的笑意僵住了。他的超直感让他突然有了点不妙的感觉。

“惩、惩罚……?”

还没来得及问是什么惩罚,沢田纲吉就看到六道骸手一伸,一个化妆盒变戏法般出现在“蓝发女子”的手上。

这下沢田纲吉笑不出来了。

他已经猜到所谓的惩罚是什么了。

虽然沢田纲吉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跑,可惜六道骸比他速度快多了,手在桌上一撑,直接就跃上了办公桌,然后双手一按青年的肩膀,单膝向前一跪,沢田纲吉就被对方结结实实给摁在办公椅上了——而且还是女上男下的体位。

“唔,把你画成什么样子呢?”六道骸眯着眼睛,在沢田纲吉的脸上来回扫视着,嘴角重新挂上了玩味的笑意。

“嗯,就照着我昨天的样子画吧。”“她”说。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要!!!

沢田纲吉奋力挣扎,可惜就算变成了女人,六道骸的力气还是远远强过他,所以在武力反抗无效后,沢田纲吉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几位友人。六道骸显然也发现了他的意图,转头对山本武他们微微一笑。

“我可没打算做什么违规的事,这顶多算是个惩罚游戏。你们不想一起来玩玩吗?”“蓝发女人”唇角轻扬,刻意压低的声音带了几分煽动的魅惑意味,“昨天不是还都说很遗憾他当时没在场吗?”

“唔……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山本武最先表态了,笑容灿烂,“哈哈,只是一个小惩罚而已,阿纲你别怪我啊。”

“诶?是昨天惩罚游戏的延续吗?”笹川了平也露出了很感兴趣的样子,“哈哈哈,沢田,好兄弟就有难同当,也让你尝尝我昨天遭受过的滋味!”

两个行动派说做就做,挽着袖子就笑容满面地围了上来,沢田纲吉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待宰的可怜羔羊,而宰自己的刑具就是已经被取出来的各种化妆用具。

所幸的是,并不是在场所有人都热衷这个惩罚游戏。

入江正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幽幽叹了口气。

“第三十三条规定。”他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

六道骸和山本武的动作都迟滞了一下,两个人意外有默契地同时转过头,异口同声地反驳道。

“我们又不是在……”

回应他们的却是一声“咔嚓”的拍照声音。

“不管你们怎么想,从旁观者的角度看,这情形和霸王硬上弓也没啥区别了。”入江正一边看着自己用手机拍下的照片,边十分肯定道,“如果这张照片被Reborn先生看到了……”

……这几个家伙或许会被踢进小黑屋,大半年都见不着他们亲爱的首领大人吧。

片刻的静默。

“切。”六道骸最先松开了手。

“嘛,那就没办法了呢。”山本武耸耸肩,一脸遗憾地退下。

“诶?”笹川了平疑惑地挠挠头,“不玩惩罚游戏了吗?”

六道骸虽然放开了手,但人仍半跪在办公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还陷在办公椅里的沢田纲吉。

“今天暂时放你一马。”“她”的神情优雅而高傲,笑容高深莫测,说着那句对沢田纲吉来说并不陌生的台词。

“但总有一天……Kufufufu,你的身体会是我的。”

轻轻一声响指,白色的雾气弥散开来,待雾气散尽,六道骸的身影不见了。

沢田纲吉可算松了口气,继而又十分无语——虽然对六道骸故弄玄虚的离场方式早就见怪不怪,不过……那家伙不是来找他处理公务的吗?突然就这么走了?他跑这一趟到底是来干嘛的??=口=

之后就是处理公务时间。山本武的,笹川了平的,入江正一的。该看阅的资料都看阅了,该签署的文件也签署了,等大家一个一个离开,办公室里只剩下沢田纲吉一个人的时候,他才想起——艾玛,差点忘了里屋还有个人呢!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