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趣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小攻不让小受上厕所 重生军旅宠文一对一h

时间:2020-06-29 22:06 来源: 未知 点击:

段云飞出门刚转身,就被站在阴影处的人影吓了一跳。关键是他心里正想着事情,这跟正常走路的时候突然看到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待看清来人之后,段云飞语气不耐道:“你大晚上的躲在这准备吓死谁呢?”来人是顾衡之。

顾衡之却不像往常一样,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是在室内阴暗处,他看起来一改常态,表情几乎称得上是阴沉,还有点可怕。

“谁心里有鬼就吓死谁呗。”顾衡之突然笑了,看起来又跟平日无异的样子。就好像刚才那副表情,从来都没有在他的脸上出现过一样。

“有毛病吧。”段云飞白了他一眼,绕过他准备离开。

“难道你不是心里有鬼吗?我刚才似乎不小心看到了很不妙的一幕呢,不知道如果李雪燕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样,你猜她能不能理解你呢?”顾衡之的声音从段云飞背后悠悠的响了起来。

段云飞可以肯定,顾衡之今天就是来找事的了,而且看样子,似乎他不给出一个解释的话还没个完。

“我问心无愧,随你怎么说。”段云飞只甩出这么一句。

顾衡之笑道:“就一句问心无愧?谁又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呢?如果是真的问心无愧,且心里只有李雪燕一人的话,你为什么不直接把里面那个赶出去?还这样照顾她?段云飞,你这般行为,真让人看不懂呢。”

段云飞皱眉,“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顾衡之道:“我现在想怎么样还真的不知道,可据我所知,你跟李雪燕似乎还没有成亲吧?而李小暖……应该也不是你的孩子呢。”

段云飞的脸色很危险,“不管我们如何,你对李雪燕也最好不要有任何不该有的想法。”

顾衡之很是发愁道:“可是想法这种事情又不是你开门就能把它放出来关门就能把它锁进去的,你猜猜,我对她是有想法没有?”

段云飞突然狠狠的抓住顾衡之的衣领,力道之大几乎要把他给拎起来。

“你这是在跟我宣战?”段云飞狠狠道。

顾衡之明显感觉到呼吸有点困难,他却依然笑着,把段云飞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宣战倒是不敢,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打得过你?可有些事情,可以争取的时候我也不想放手啊。”

“那我就等着看了!”段云飞被气笑了,松了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顾衡之在原地靠着墙站了片刻,过去跟周杏花告辞过后也跟着离开了。

周杏花看着他的背影,在看了一眼手上的姜汤,小声道:“这一个个的,都淋成这样了也不知道喝点姜汤再出去,年轻人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小暖,过来外婆这里。”

李小暖已经自己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出来了,听周杏花招呼她过去,便赶忙蹦蹦跳跳的去了。

周杏花回到厨房的时候,发现药已经煎好了,她把药倒进碗里,想了想,又倒了一碗姜汤,一起给小寒端进屋里了。

“小寒姑娘,该来喝药了……小寒姑娘?”周杏花看到小寒的样子,赶忙把手上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想过去看看她怎么样了。

小寒发着高烧,现在却没有好好躺在床上,床上的被子也被她踢得乱七八糟,而她自己,则坐在床上一角,恶狠狠的不知道在瞪着谁。

见周杏花进来了,小寒心里的满腔怒意似乎终于找到了发泄口,冲着周杏花喊道:“滚出去!别靠近我!”

周杏花愣了愣,她不知道这姑娘突然是发什么脾气。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这是段云飞给你煎的药,喝一点吧?还有姜汤,你淋雨了又发热,可以暖暖身子,好的快一些……”

“我让你滚出去!”没等周杏花的话说完,小寒又大声喊道,就好像她端进来的东西不是为了她好的药,而是什么想要害死她的毒物一般。

周杏花愣了愣,不知道这姑娘怎么突然这么大的脾气。

“我只是想让你喝药而已,你发这么大脾气做什么?”周杏花很不解。

可这句话听在小寒的耳朵里,就又像是在抱怨了。

她不管不顾的对着周杏花一通喊,纵使周杏花再好的脾气,也不愿意在这里再待下去了,直接出去关了门。

可混乱间,周杏花似乎从小寒的嘴里听到了李雪燕这个名字。而且听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好事,周杏花决定问问清楚。

“你刚才提到我女儿了?”

小寒看到周杏花担心的表情就觉得好笑,大笑道:“是啊哈哈哈,你知道她为什么现在还没回来吗?她最好再也不回来了!”

“你……做了什么?对我女儿做了什么?”周杏花惊怒,她想不出来小寒是在什么时间,对李雪燕做了什么。不然的话,现在她怎么会说出最好她再也不回来这种话?

可不管周杏花再怎么追问,小寒都是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她也就只好出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寒的话,亦或是她这种充满恶意的诅咒,周杏花坐在客厅里等的时候一直都心神不宁,心里像吊着一块石头一样不踏实。

而且段云飞已经出去很久了,外面的雨也一点儿要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雷声也时不时传到她的耳朵里,听起来就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知道雪燕怎么样了……”周杏花自言自语道。

李雪燕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她的腿摔伤了,在不断的往外面冒血,但是李雪燕现在已经顾不上她的腿了,因为面前还有一个比她伤得还要重的人。

赶车的车夫。

李雪燕下午跟别人谈完事情之后,本来很快就可以回家的,结果刚准备从别人家出来的时候,突然开始下雨。李雪燕本来以为是雷阵雨,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再加上对方强留,她就在别人家里多坐了一会儿。

结果却没有想到,这阵雨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如果早一点不回去的话,等下雨的时间长了之后,路面上积水要是很深的话,那么别说是走了,就算是坐着马车都不一定能够安全回去。

虽然主人强留,可是李雪燕想到,没有回去的话,段云飞他们指不定有多担心,更何况她又没有给家里报个信,家里人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情况,说不定会出去找,万一到时候因为她自己,而让他们陷入危险的话,李雪燕的心里就会更过意不去了。

所以哪怕是冒着大雨,李雪燕也坚持跟主人告辞了之后就离开了。

好在下午离开的时候,段云飞虽然没有找到伞,但是李雪燕雇的有车夫,所以也就避免了被淋成落汤鸡的危险。

问题就出在他们回家路上的一个小下坡中,当时可能是雨太大了,坡上的水特别多,路特别滑。

坐在里面的李雪艳就感觉到车速猛然加快,外面的马也在大声叫着。

然后突然间马车就剧烈颠簸了一下,李雪燕感觉到整个人一阵天旋地转,她感觉自己和马车都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只觉得腿疼的不行。

李雪燕从东倒西歪的马车里挣扎着爬出去的时候,就发现不远处躺着的车夫,经过这次事故,就连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了缰绳跑了出去。但是李雪燕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那个车夫看起来伤的比他还要严重的多,躺在地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李雪燕拖着一条半瘸的腿,跌跌撞撞的挪到车夫的跟前,想看看他什么情况。可车夫看起来伤的太重了,似乎已经没了知觉,李雪燕只能根据微弱的呼吸来判断他现在还是活着的。

可是现在他活着,只能算是众多不幸中的极微小的幸运,毕竟现在李雪燕也没有任何办法让车夫得到救助。他们摔倒的地方实在算不上是人多的地方,更何况这个天气也根本就不会有人出门。

如果马在的话,李雪燕好歹还能驾着马车,把他送到医馆里去,可是现在马也跑了,光凭李雪燕一己之力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

万一他真的死在这怎么办?

李雪燕的心里突然涌上来这个想法,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她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绝望的时候。

以前就算遇到了危险,李雪燕也知道段云飞总会来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会跟自己一起来面对,他们可以一起去解决。

可是这种时候,李雪燕只能靠自己。

因为有太大不确定性了,不确定周杏花和李小暖是否安全到家,不确定段云飞是否去接她们了,不确定段云飞知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遇到了什么情况,会不会过来帮她。

可是又不能什么都不做。

李雪燕这么想着,觉得哪怕多做一点事也好过在这里等死,她决定先把车夫往马车上搬。

马车好歹有两个轱辘,就算是她来拉着走,也比直接搬人来的要好。

说做就做,李雪燕开始费力的搬人。

雨太大了,雨点砸在她的脸上让她觉得生疼。可李雪燕就像是完全没有感觉一样,不管不顾,一心只想着把人往车上搬。

搬不动就扯,扯不动就推,可她几乎用尽全身力气,都没有肉眼可见的进展。

雨太大了,她也实在没有力气。

“李雪燕?”突然传来的男人的声音,让李雪燕感觉几辈子的运气都用在了这个地方。

段云飞真的来了!

可李雪燕转头,哪怕是被大雨模糊了视线,李雪燕还是能看到,来的人并不是段云飞。

“顾衡之?你怎么在这?”以为来人是段云飞的喜悦感慢慢消失,不过不管来的人是谁,只要你帮到受了重伤的车夫,李雪燕都觉得感激,“不说别的,赶紧来帮我一把,他伤的很严重,我要送他去医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