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趣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龙椅上推到皇后 喝妈妈的尿水

时间:2020-06-29 22:06 来源: 未知 点击:

陪白尧姝嬉戏玩乐,欧阳少恭也没耽误生死大事,他和云昧尝试用镇魂鼎捕捉魂魄,对七魄的确轻而易举,荒魂则无迹可寻。

反复尝试之下,他们倒是扑捉到过一世结束后前往忘川的命魂,不过这种命魂仍旧属于生魂,炼化很损因果,云昧原本打算直接放走,欧阳少恭心中一动,留了下来。

能够承载、容纳荒魂之物,非得几乎绝迹于天地间的至宝不可,欧阳少恭手中可称至宝的唯有烛龙之鳞,但烛龙之鳞为桃花源中枢,亦是白尧姝凝魂的关窍所在,他不愿拿来冒险。

这点难处尚算在意料之中,欧阳少恭并不着急,准备陪白尧姝一段时日,再到东海去问敖广龙王有没有这类异宝。

得到异宝之前,欧阳少恭力求将难关一一攻克。魂魄之危机他虽未告知巽芳,但既然于体魄无损,她便应允欧阳少恭探查,在女娲族各支中漫游多年,欧阳少恭对魂魄灵术已经造诣颇深,很快有所得。

配药方面,他进展稍慢,却走出一条启路,意外炼成一种丹药,活人服用也会洗掉七魄的属性,欧阳少恭交给锦纹、南星去试药,旻天门钻研医术多年,早有可靠的试药渠道。

服下此药后,试药者记忆还在,却会变得毫无感情——并不是冷漠,冷漠也算一种感情,南星回报,试药者当真如行尸走肉一般。

这种药性让欧阳少恭觉得十分奇妙。魂为阴,魄为阳,炼药时他用三种至阳之物激发魄力,因此丹药被他将命名为三阳涤魄丹,然后他去了一趟墓山。

注视着墓碑,欧阳少恭禁不住想,若他早有这种丹药,给过去渡魂中的至亲之人服用,能否减免几次伤心?

纵然不会再对他笑,不会再温柔亲切,可同样不会露出恐惧、厌恶的表情,永远不会对他反戈相向。

这样子留下来,可比活生生地剥开好太多了,长久陪伴总是胜过片刻温存。

想着欧阳少恭便轻轻笑出声来,那些人遇到他可真是命不好。其实那些人又有什么错?碰上他这个煞星,亲友被夺、己身被害,死后仍旧千百年不绝地被惦记着。

早从被他渡魂开始,他们真正的亲人就再也没有了,他们会因为表象就将温情转而投注到他身上,在他失去表象后,否定他、与他反目,才是理所当然之事。

凡人的寿命那样短,体魄那样脆弱,承载不了太沉重长久的感情。

大多好物不牢坚,彩云易散琉璃脆,凡人那些在仙人眼中堪称转瞬即逝的感情亦然,是他太贪求,索要的太多,而致那些美丽的过往一个个碎掉。

欧阳少恭微微拂袖,欲转身离开,却忽然停步,扫视墓群,犹豫半响,他反身回去,挽袖给韩云溪立了个墓碑。

这些年,山腹下始终在陆陆续续添着墓碑,他喜欢将自己所认识的人的碑都立与此处,有些有尸骨,譬如白藏的徒弟,有些只是衣冠冢,诸如衡秋水的同僚。

不管紫胤座下弟子是不是韩云溪,紫胤却是要他做百里屠苏,如果欧阳少恭再不记得韩云溪,世上就没有记得那孩子的人了。

乌蒙灵谷冰炎洞中封印的凶剑不是焚寂就是煌灭,他已经在高阳湖见过煌灭,被紫胤带上天墉的只可能是焚寂。百里屠苏体内他那一半仙灵终究得解决,或许将来有机缘带百里屠苏到桃花源一行——想到百里屠苏面对韩云溪墓碑的画面,欧阳少恭就觉得会非常有趣。

不知明年韩云溪忌日他在不在桃花源,洞天日月的河水流不到外界,他做了河灯可得出去放。

按说欧阳少恭既然在桃花源立碑,没必要再以河灯悼念,但他想到将来有令韩云溪与百里屠苏面对之日,十分期待,禁不住坏心眼地决定把这纪念之举维持下去。

白尧姝自己不知日月,在白尧姝身边,也很容易忘却时间流逝,欧阳少恭走出第二条歧路,收了药丸,踏出药房,便看到白尧姝等在门口,一手端着一小碟朱砂,一手持笔,抬手在他额头点了一下。

欧阳少恭眉心微微一凉,视线下落,看到白尧姝手腕上系着五色丝线编的长命缕,了悟道:“原来今日是端午了。”

按说白尧姝已经不是幼童,用不着系长命缕,不过她病愈后已经接近笈笄之年,从前病中白静微从来没机会弄这些,后来不免事事把她作成幼儿看待。

白藏那一世,他回桃花源时还是少年,岳母把他和尧姝都当小孩子照顾打扮,端午节的时候,点朱砂、雄黄酒、长命缕、戴香包,一样都少不了。

不过白尧姝想起的却不是母亲还在时的节日,而是更近一些的时候,歪头看着手中朱笔:“我想起来以前这么做过。”

欧阳少恭柔声道:“是,上次尧姝自己采了朱砂,原本是想做印泥,是也不是?”

那还是他此身双亲在世的时候,父母在,不远游,因此他不好久归桃花源,地方不远,他时常回来,只是每次都呆不长。

白尧姝记忆断续不成章,倒并未遗落,欧阳少恭一提,过往便纷纷涌现,嫣然一笑:“还是夫君记性好。”

前因后果浮现,让白尧姝想起点朱砂的来由,便自命家长一般,去找桃花源的孩子,要给每人额头上都点一下。

桃花源的居民在烛龙之鳞内皆有一道神念,欧阳少恭将心神沉入便能会知每人所在,领着白尧姝一个个拜访,当先就是有笙,谁叫有笙一口一个小尧姝,外貌却仍旧是白尧姝初凝魂的年纪,可不是个十三四岁的女童。

再上白玉京,毕竟多半是道门中人,孩子不多,除了玉虞玉虚姐妹,便是玉虑和玉虔的弟弟玉虎两个男孩子,都很乖巧地让白尧姝一一点过,只玉虔想逃,直道自己虽然外貌小可已经年逾而立,被欧阳少恭提着领子拎回来,让白尧姝下手。

从另一侧下了山,山脚下便是蓬莱遗族所居。海边更注重端午,还有赛龙舟等盛典,巽芳是熟悉的,看到欧阳少恭眉心朱砂,白尧姝还执笔端着一碟,便知道他们来意,再望向欧阳少恭,忍俊不禁。

欧阳少恭垂眸笑道:“巽芳姐别笑话我了。”

蓬莱族的少年少女们都跟白尧姝玩得好,嘻嘻哈哈地出来点朱砂,还有急性子或者爱玩地伸指蘸了朱砂自己点上。最后抱出来的则是蓬莱族最小的孩子,在桃花源内新出生的女婴,昙菲。

巽芳接了笔来,亲手给昙菲轻轻一点,神色慈祥爱怜。

一帮孩子们把朱砂糟蹋光了,白尧姝便留在蓬莱族一道玩乐。

欧阳少恭本打算陪白尧姝,却接到符鸟传讯,元勿从江都过来,有一事禀告,并送上节礼。遂去了旻天门,正好顺手把新药送去试验。

这次的丹药根基是他对蓬莱族体魄的研究,然而与万寿丹截然不同,并不能增长太多寿命,却能够拘束魂魄于身体中。欧阳少恭心知体魄的融合乃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这丹药看着美满,必定仍旧有后患,只是不知会以何种方式显现。

炼药之时欧阳少恭已经略为动用了烛龙之鳞的灵力,如今丹成,却越想越是对药性不看好,欧阳少恭思索了一路,待见到元勿,已经决定将之命名为锁阴固冥丹,看着就邪气满满。

元勿不管是什么名字,拿到药就吩咐南星去办,还是欧阳少恭出言,正值佳节,不必如此匆忙。

想到白尧姝在桃花源里胡闹,欧阳少恭才想起,元勿也还是个少年而已,转头从药柜中抽出朱砂那一格,拢袖伸指蘸了些粉末,笑盈盈招手叫元勿过来,给他额头点上一枚红印。

元勿幼年因病被亲生父母抛弃,幸得欧阳少恭施救,从此对欧阳少恭感激涕零、死心塌地。欧阳少恭虽然默认他作弟子,有事情便吩咐他,却并不如何亲近,今日还是初次以长辈身份行事,元勿喜不自禁,又强做恭敬,板着一张清俊面容,却眉梢眼角都透出喜色。

欧阳少恭看得好笑,一面觉得温情脉脉、和乐融融,一面冷眼旁观、暗暗嗤笑,元勿对他这个身份如此敬爱,倘若换个身体呢?

情爱之事上,欧阳少恭惯来喜欢煮鹤焚琴,对元勿终于开始上了心,便立即想试探一番,转念又作罢,无论结果为何,试探本身便是在糟蹋对方心意。

欧阳少恭神色一晒,心中不知是笑是叹,他总改不了想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