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趣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宝贝大不大 细绳成结勒进花缝

时间:2020-06-29 22:07 来源: 未知 点击:

宽敞熟悉的陈设格局,分明是季云辰的房间啊!

苏简溪惊诧猛吸一口气,往门边靠了靠,“两间房门太像了,而且你知道,我只来过一次的……”

说罢撤退,一只手已经打开房门,像一只蓄势待发就要溜走兔子。

下一秒,门被人推上!

“吧嗒”声响,也敲在她心口。苏简溪疑惑抬头,对上季云辰的深眸,上次被怀疑偷窃文件,难不成这次也要被审问?

季云辰走到那头的长椅坐下。房间很大,布局敞亮,南边大床,另一侧便是类似会使厅一样的小布局,以便工作。

“我想和你谈谈。”

语气平静听不出心情,随意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目光平容安宁的看过来。

迟疑的,苏简溪还是走过去,坐到他对面。思来想后,自己最近没犯什么错误啊,再加上沉默的氛围,她咽了口唾沫,居然有些紧张。

“很疼吗?”

季云辰打断了她酝酿一半的思绪,“哦,不疼……”愣了会,她才意识问的是脸颊。刚才她还在浴室看了半天,虽然红印褪去一些,不仔细看也能看出来。

苏简溪怪不好意思,在他面前总是垂着脑袋遮掩,这次还没说话,季云辰就起身出去了。

再回来,他手里拿了药箱。

这是……

“呼,好痛!”

季云辰确实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譬如此时,明明是“好心”的替她涂一些消肿的药,手指碰触脸颊,本来不是很痛的,立刻吸着冷气缩回。

“还是我自己来吧!”苏简溪赶紧说道,在她经受双重折磨之前,飞快地接过了药膏。

这女人,是在躲他?还是害怕呢?

季云辰的眼底有不解,疑惑,徘徊不定。

苏简溪一边擦药,一边小心的看他,老板的心思果然猜不透,不过他怎么会有这么复杂的眼神呢?

“毛巾,拿去敷。”

季云辰何时拿来温热的毛巾,轻搭在苏简溪面前。

从刚才她就有意无意的避着脸颊,早些消肿她或许可以不那么忧心忡忡。

毛巾在手中一热,苏简溪匪夷所思的瞪着眼睛,小声道,“魔鬼老板什么时候,这么人性化了……”

季云辰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她赶紧摇了摇头,狗腿的笑起来,一生已经够短暂了,更不能“走捷径”……

“哦,你刚才说和我谈什么?”

如果是加薪的话她还是很愿意的,苏简溪的眼睛笑成弯月。而且老板频频示好,是不是想和她冰释前嫌?

季云辰干咳了一下,突然不知道说什么。

她便奇怪的,瞪着大眼睛等后话,脸颊上扶着块浅色毛巾,莫名的可爱。其实,她也没他想的那么糟糕嘛,有时候,还有一种想让人靠近的魔力。

“你知道这里是哪儿?”

“这?”苏简溪迟疑,默默道,“金峰惠别墅区景春大道三……”

“这是我的私宅。”季云辰直接总结道,女人真笨。

苏简溪点点头,“所以你到底想跟我谈什么啊……”

心里燃起不好的预感,要收费?

“所以,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季云辰皱着眉把话说完,都暗示的这么明白了,她还云里雾里的。

季云辰略微羞赧,脸上愤慨之下,飘过了红色。

“喂……你是不是生病了?”

诡异,反常!脸皮比天厚的毒舌老板,居然会脸红?说起来他确实淋了一会雨,但是一个大男人的体质……

苏简溪怀着五味陈杂的心情,小手颤颤巍巍的,摸了摸他的额头,没病。

“啊!”

手腕突然被抓住,她惊慌的,“季总……”

忘了季云辰不喜欢别人的接触,眼前一黑,心道不好,要倒霉了。

擒住她的手没放,反而逼的她一步一步小心后退,最终贴在墙边,她惊恐的,屏住呼吸。

距离太近,她怕自己的气息喷洒在季云辰的脖颈,可季云辰的热度传来,尤其是古龙水味道的清香。

她面红耳赤,季云辰说要跟她谈谈,需要这么近吗?

“你很怕我?”

他的靠近,苏简溪乱了心跳,面对一张俊颜,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季云辰微抿的薄唇,挤出来几个字,“我只是想改变一下我们,现有的关系。”

“季总!我觉得您是我上级,这样的关系非常好,我也没有任何成见!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多包涵……”

苏简溪越说越没底气,完了,听这话,季云辰是开了她?苏简溪惴惴,浑身发毛。

“不是,就是想,和你做普通的朋友。”季云辰眨眼想了会,总结到位。

手上没松开,还距离那么近,是想做什么朋友?

季云辰扬唇,伸手鬼使神差的摸了摸她的脸颊,奇异柔软的触感很奇妙。

苏简溪吓到躲开,“季总,难道你泡其他女生,也是如法炮制?”

气氛一时间凝结。

苏简溪意识到失言,立刻噤声。

“其他女生?”他站在她面前,浓眉紧锁。

苏简溪期待的想着,不过,季云辰泡女人还需要什么手段吗?勾勾手指头就自己过来了好吗?

可是,苏简溪还是拒绝了,“季总,‘朋友’这个词,我可担待不起……”

照顾生病,热心问候,贴心陪伴,心绪纾解,还有那个意义不同作品,难道只是把他当做上司的任务?

季云辰不信,不过,和她交手不需要太多的心绪。

“简单的来说,我需要一个,女友。”

噗!这次,苏简溪差点呛到!

她很快恢复了镇定,还有些兴奋,果然季云辰闷了这么久,“所以季总?你是……”

捕捉到她的反应,季云辰继续说,“我需要一个这样的人设,帮我做一些事情。”

“犯法的吗?……”

苏简溪脑洞清奇,不过她很快想到,季云辰跟她说这件事情,一定是需要帮忙,季云辰果然点点头。

不过这可难办了。

“目前商业上能和MSIA总裁匹配地位的,江家,汪家,可是两家都没有女儿啊……不过边家——”

“苏简溪。”

“啊?”突然被打断,她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怎么那么笨?真不知道MSIA当初是怎么把你招进来的。”不过,好像是他自己做的决定。

被骂的苏简溪心情复杂,不喜欢也不用这态度啊,其实季云辰的立场她还是明白的,商业共赢嘛!

若说季云辰私底下有没有绯闻女友,苏简溪还真不了解,毕竟是他的私事。不过经过这次来,鹅黄色的女性睡衣等等,以及季云辰最近的变化。

她敢断定,季云辰有猫腻,但那个女人肯定是不能曝光的,他是在保护她吗?

一系列的猜测,季云辰目睹了苏简溪的眉头逐渐凝聚。

“这个角色,你很适合。”

“什么意思?”苏简溪面上笑僵住。

“字面意思。”季云辰简而概要,此时先前的红润已消失,板起来的面孔不像在开玩笑。

做季云辰的兼职女友?苏简溪表情奇怪。

季家几天后有一场家宴,季云辰临时找这样一个身份,是为了什么?

苏简溪摇头,“我不行,不过我可以帮你找合适的。”

尽管提前知道是假的,心里有点期待,她压下心中的雀喜,毕竟季家人如果知道季少爷找了一个,没钱没地位的女友,恐怕她要再次冲一波热搜。

“我想苏父,一定很需要钱吧?”突如其来的。

苏简溪一顿,“你怎么知道?”

“你调查我?”她紧盯着他的黑眸,里面有她的剪影。不错,苏父的情况不理想,今晚给苏父打电话时,呼吸沉着。虽然断断续续药物维持,体能也逐渐下降。

医生建议过阵子,苏父得做手术,至于这笔不小的数目,苏简溪还在斟酌。

“不过,你会借我?”苏简溪很聪明,季云辰不会无意提起此时,莫非,是要一手交换?

苏简溪的眸子发亮,钱财对她果然是不二法门。再次提及角色女友的事,果然顺利很多。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是我,不过你的雇佣费用合理的话,我也不是不能……”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有某种魔力,上次厉嘉言拜托自己的,也是这样一个角色。

“好,价格你随便提。”

苏简溪吃惊,季云辰可是第一次这么大方,不过她也不会太离谱。推敲之下,季云辰爽快答应了。

“所以,能安心住下了?”他匿着笑的眸子。

苏简溪往回缩了缩,突然预感不好,“为什么要住下?”

突然想起刚才的约定,这个月底有一场季家家宴,为得信服,苏简溪得配合他演一出戏。

可是这样一来,苏父不也会知道?

季云辰猜到她的顾虑,“你放心,这段期间,我会安排苏父住进H市最好的医院,接受最好的治疗。还有这件事,我会私下处理,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

苏简溪还等着他的下文,他缓缓靠近,热乎乎的气息扑面而来,却听他戏谑的说道,“家里人已经有调查的动静了,所以做戏就要做全套的。”

认真的表情,苏简溪点点头,为了佣金,她可以接受。季云辰继母的事,她多少知道一些,理解归理解,但还是要约法三章。

“哦?说说,怎么个约法三章?”

苏简溪掰扯着手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