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趣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热点资讯 >

薄肉膜互相挤压着空间 第章他尿急快憋不住了小说

时间:2020-06-29 22:07 来源: 未知 点击:

“你也知道,我不年轻了。从上学的时候起我的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拍电影。毕业后签了公司,拍了广告,又扎在电视圈里挣脱不出来。看起来事业有成,你却想不到我的压力有多大。”

“同学会我去了一次就不敢再去了。女同学结婚的结婚,生子的生子,男同学即使没结婚的也一个个脱了单。全班几十个人,像我这样单身的就只剩下了我一个。”

“我的一切都压在了电影上,在没有实现理想之前,一切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我不敢后悔,也不敢回头看,因为回过头只能看见深渊。所以我已经除了硬着头皮一直往前,再没有其他路可走。”

“说真的,妹子,你是我的福星。如果没有你,我拿不到拍摄第一部电影的投资。我真的不敢想象如果没有那笔投资,我还能坚持多久的时间。”

珺青烙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姐,你有实力,你欠缺的只是运气。即使没有我,终有一天你也会等到成功那天的到来。总会有人看中你的实力而给你帮助的。”

“是呀,或许是有那么一天。”莫兰把纸巾敷在眼上,很快就浮出两个清晰的水印。“但我不知道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是不是还能继续下去。如果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希望,或许我也会像别人那样结婚生子去了吧?”

珺青烙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将肩膀借给她。

麟凰国的女人很不容易,她们是一家之主,肩负着全家人的重担,背负着整个家族的期待。

这个世界的女人更不容易,她们想要成功就要放弃许多。试问有几个整天围着锅碗瓢盆和孩子打转的女人还有时间和精力去打造自己的事业?

难道就没有可以支持妻子的男人吗?

有!怎么没有?

但他们又是不是能一直保持着初心呢?会不会在闲言碎语中心理失衡而让家庭破裂?

“瞧我,都在说些什么呢!”莫兰很快收拾好心情,用纸巾胡乱擦了一下脸:“对了,你对你的那个角色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

说起了正事,包间里淡淡的忧郁气氛顿时一扫而光。

因为莫兰那边新电影还在筹备中的关系,珺青烙没留多久就再次返程前往美国。

而这次,她一下飞机就又被熟人给拦住了。

“霍华德先生,又见到你了,还真是巧呀。”她笑眯眯地看着站在眼前的男人。

霍华德其实真不想见到她,上次的事就让他被上司狠狠训斥了一顿。可他又能怎么办呢?专业的仪器扫了那么次都没有扫出任何结果,对方的实力又相当高,他动用武力也没本事抓得住呀。

在这种地方闹大了绝对会让糟糕的事变得更糟糕。除非上面可以派来厉害的强者,否则他是绝对不会想不开去试图攻击这位的。

这样打不能打,拦不能拦的情况下,他除了放任对方离开,还能做出什么选择?而且他也是请示过上级的好不好?为什么把“错”全都放到了他的头上。

而且在这里面他根本就没有犯错啊!硬留肯定是留不下来,总不能用诬陷的吧?

诬陷一个实力比自己强大的人,那不是脑子进水了又是什么?

说句不好听的,万一把人家惹恼了,随随便便举手投足间就可以把后面的机场给踏成平地。到时候谁又去背那个锅?

“罗小姐,相信您也知道我们国内正发生了一件不太好的事情。如今每一位入境的灵异界人士都需要接受询问。”

“当然,我理解你们的工作,请随便问。”

珺青烙的态度简直不要太好,可偏偏她这么好的态度却让霍华德看得牙痒痒的。

把人带到上次的小房间后,他问道:“请问您来我国是为了什么?”

“学习。”

珺青烙给了他一个让他嘴角抽搐的答案。

真是神特喵的学习,一个灵异界的人跑去当医生了,还当得那么厉害是要闹哪样?!

你忘了你是东方人了吗?东方人不是玩巫医的吗?怎么就跑到西医这里搞起科学了呢?

霍华德纠结了。

她要说来旅行,来探亲,来拍电影,他都可以找一些理由让她滚蛋。

可她说的是学习!而且她还是属于在国际上都有了不小声望的那种顶级医生。他敢保证,今天他把人拦在机场让她滚蛋,明天他就收拾包裹也跟着滚蛋了。

谁来告诉他,这个情况又该怎么处理啊?

他把来这边的大大小小几十个各国灵异界的人都给赶了回去,哪个也没有遇到她这么棘手的状况。

“罗小姐不能过一段时间再来学习吗?”霍华德说出来就后悔了,恨不得当场抽自己一个嘴巴子。这都是什么见鬼的提议,纯粹是找抽的好吗?别说是她,就是一个真正的普通来学习的学生,恐怕听到这样的话也要爆掉了。

哪知珺青烙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听到他的提议非但没有发怒,反而欣然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当然,我是没有什么意见的。配合你们的工作也是促进我们两国的友谊嘛。”

霍华德愣住了。她会如此的好说话?怎么他就那么不相信呢?

“真的?”

珺青烙笑了:“这有什么好骗人的?反正我在这里呆也呆不了多久,过个一两个月还得回国拍戏。能休息一段时间,对我来说还是求之不得的呢。”

如此善解人意又有理有据的话,霍华德听着似乎也找不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里面有陷阱,偏偏他还找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

“那我们为您安排立刻回去的班机?”他试探地又问了一句。不管她有什么招,只要把人送走就没问题了吧?

珺青烙无所谓地耸耸肩:“可以,我没有问题。不过在这之前能帮我准备一点吃的就再好不过了。你知道的,飞机上的东西真好吃不到哪去。我吃了两份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霍华德一点没从她的话里感觉到所谓的“难吃”。您老都吃了两份了还嫌难吃,那要是好吃的话是不是还要吃个十份八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