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文TXT 看着老婆被爱狗干了

时间:2020-07-27 19:25

琳琅拍卖场。

叶黎仰头望着面前古色古香的二层小楼,心中有些感叹。

朱红色的门梁雕龙画凤,上书“琳琅拍卖场”五个大字,门口悬挂着两个红色灯笼,一个上面写着“财”,另一个上面则写着“宝”。相比起架空小说中异世那些西式现代化建筑,显然这个世界的建筑风格更偏向东方古建筑,不过行为却更像中西结合,毕竟,叶黎可没有听说在原世的古代有什么拍卖会之类的东西。

叶黎盯着那两个灯笼看了一会儿,看了一会儿,有些忍俊不禁,道:“这老板也是个妙人。”

邢玺闻言,哼了一声没说话。

门前站着两位女侍,正在引导宾客。一人为兔,着黑裙;一人为猫,穿红衣。二女巧笑倩兮,容貌都是极美的,不过一温婉一活泼,风姿各有千秋。

见邢玺一行三人上门,兔女纤长的手臂一伸,笑容甜美:“客人,麻烦您出示一下您的通行帖。”

这三人都带着面具,黑袍将身形遮得严严实实的,看不出什么东西。不过她并不在意,这种装扮来这地界的不知凡几,能来参于今晚举办的“星月会”都不会是什么无名之辈,她可不敢轻易得罪某些人。

邢玺听闻,手搭上腰间的玉佩,轻轻一晃,再举起来的时候,手指间便夹了一张晶莹剔透的泛着青色的玉帖。

他将玉帖递过去:“你们老板应该留了位。”

兔女将玉帖接过,挡眼一看,吃了一惊,态度愈发殷勤。

她双手将玉帖呈给邢玺,笑容盈盈:“原来是贵客临门,老板说过,您来了直接往二楼北侧中间的位置去就成了。”

邢玺收起玉帖,点点头。一旁等候的侍女忙迎上来:“几位贵客,鸢儿帮您们引路。”

三人跟上。

鸢儿袅袅婷婷的在前面带路,却忍不住偷偷侧头打量这三位。

这三位刚刚出示的可是琳琅拍卖场最高规格的青玉帖!能有这张帖的人全妖界大约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背景能拿到这张帖子。还能让老板亲自吩咐留个位置。

可惜,这三人都带了隐匿法器,一点儿讯息也看不出来。她还想再看两眼,忽而一道目光牢牢的锁定了她。她下意识的回头,对上没什么情绪一双鎏金瞳。

她被惊了一跳,忙收回目光,将心中的千头万绪藏好,老老实实的在前头带路。

大概确实是什么大人物吧,她想,这眼神也太吓人了。

叶黎对此一无所知,他正饶有兴味的观察着整个拍卖场。

拍卖场整体成端正的四方形,中间天井中央搭着一个小台,小台上放置一张乌木置物架作为拍卖台。

小台下方除靠门的一侧,其余三侧都摆着软座和小几。小几上放置几样吃食。二楼则是一圈小包厢,数量不多,从外头看却感觉很精致。

这倒是让叶黎想起原世的一些戏园子了,感觉有些异曲同工之处。

大堂的软座中已经坐了些人了,三三两两的围着桌子,有的还在交流着什么,侍者领着新来的客人在其中穿梭,不过却出人意料的安静。

他们刚一进来,叶黎就感受到落在身上的一些若有若无的视线,叶黎回望过去,大多数看到的也是同自己一行一样的面具和长袍。

明明什么都看不出来,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在看些什么。叶黎不解,却并不能阻止他们被继续“观察”,叶黎索性也就不去在意。

等到四人登上楼梯,才彻底阻隔了那些视线。

“客人。”自称鸢儿的少女将他们带到一个包间前,打开门:“已经到了。”

邢玺率先进去,并对鸢儿说:“你不用跟着了。”

听闻,鸢儿有些失望,不过还是在三人都走进去以后,贴心的带上了门:“那我就不打扰三位了。”

进了门在软塌上坐下,叶黎感叹:“老邢啊,没想到你还是个有后台的。”

这包间装修的极为精致,塌上铺着软枕软垫,还燃着熏香,地品铁木做的桌子,桌子上大大方方的摆着各色灵果。叶黎眼尖,认出有一样是极为难得的紫晶果。

这果子极为难得,只在妖界极东某个小岛上有种果树产出,一棵树每年只结不到一百颗果子,且十天之内不摘取下来便会在树上枯萎,可谓是极为娇贵的一种果子。

要说叶黎怎么会知道,那是因为原主的记忆中有这种果子。这果子算是原主的心头好,不过因为难以得到,所以吃到的机会不多,原主对其的印象大概极为深刻,因此叶黎几乎一见到这盘果子就想起这是什么东西了。

而现在这种极为难得的紫晶果,却放了足足四个在客人的包间里。

叶黎也不知道该说这儿的老板是财大气粗才好还是说他人傻钱多才好,不过有一样,能进入这个包间的,让女侍“见帖而变色”的邢玺,大概真的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邢玺脱下身上的斗篷,摘了面具,闻言无所谓的耸耸肩,避而不答:“这盘子里的果子你们多吃点,这奸商别的什么不好,吃食上面还是很讲究的。”边说边拿了一个小巧圆润的褐色果子。

叶黎见他不说,便也不跟他客气,拿起紫晶果就咬了一口,只一口,便幸福的眯起了眼睛。

果肉酸甜,脆爽可口,更难得的是,咬下去的时候竟然还有一股异香在口腔中蔓延,回味无穷。

难怪能成为让原主心心念念怎么都忘不了的心头好,叶黎吞咽着果肉,任由果子中的灵气在身体里游走,暖洋洋酥麻麻的感觉让叶黎仿佛喝醉了一般,舒适无比。

“哥哥喜欢吃这个?”秦臻见叶黎又拿了一个紫晶果,问道。

“味道棒极了!”叶黎眼里亮晶晶的,把手上的果子塞到秦臻手里:“小臻也尝尝!”

秦臻拒绝了,将果子还了回去:“哥哥你吃吧,我不爱吃甜的。”暗地里却把这果子的样子记了个清楚。

邢玺在一边看的明明白白。

“老板。”拍卖场后台,女侍向青年行了一礼:“已经将那三位先生带上包间了,包间按您的吩咐布置好了,您还有什么吩咐?”

“行了。”青年摇摇手中的扇子。

“主子。”看着自家老板稳稳的坐在椅子上,没有一点要动的样子,站在男子身后的少年模样的人有些忍不住了:“您不去看看邢主子么?”

青年莞尔:“我若是去了,阿玺又该跑了。”

少年还想说些什么,被对方打断了:“放心,一会儿让他不想看也要看到我。”

这都是什么事儿?少年人不禁腹诽。原本自家两个主子感情好好的,也不晓得怎么了,邢主子就跑到这天宝城来躲着。主子跟过来,也没法子把人带回去,只能在这一天天的磨,也不晓得到底要磨到什么时候。

真是不知道主子到底是怎么惹恼了邢主子,老婆跑了这么久都不愿意回来。

话题中心的邢主子并不知道少年的腹诽,他在包间中和兄弟两个又消磨了一会儿时间,顺口说了向二人说了些关于拍卖会的规则,拍卖便开始了。

当长身玉立的青年站上拍卖台的时候,邢玺不禁叫了一声:“什么?!”

叶黎和秦臻转头看他。

龙角青年往他们的方向笑了一下,邢玺往后一靠,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秦叶二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故事。

“大家晚上好。我是琳琅拍卖场本次‘星月会’的拍卖师,龙昭。”青年冲台下颔首,态度温和,不过却吓掉了台下一片人的下巴。

怎么这次拍卖会居然是这位亲自主持?难不成有什么特别拍品不成?

一时间,台下人心浮动。

二楼靠西侧一个房间,娃娃脸青年看着下面的龙角青年,眼神迸发出惊喜的光彩。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但是见到了就算是有机会了!要知道,在原书里面,这个人可是除了男主之外最厉害的配角了。虽然原书中,这人已经有了配偶,但是他把他抢过来又有什么呢?你看不住自己的男人只能说明你自己没本事。

那人心中算盘打的飞快。他已经错过了找到臻臻的时机,绝对不能再错过龙昭了。

如果叶黎在这里,他一定会认出,现在跟他只隔了几个包间距离的娃娃脸青年正是他前几日在后山遇见的男子。

“谨儿,这么认真是在想什么呢?”一阵温润的吐息落在了白谨耳旁。白谨回过神,露出一个甜美可人的笑容:“风哥,我在想底下人好像突然激动了些,咱们的拍品不会出问题吧。”

被称作“风哥”的紫衣青年闻言,道:“放心,不会出问题的。”

“看见台上那人了么?”“风哥”朝着龙昭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那一位,是琳琅拍卖场的当家人,不知道今天怎么下场做拍卖师了,底下的大概都是讨论是不是有什么特别拍品吧。”

“也不想想。”紫衣青年眼中带着淡淡的嘲讽:“要是真的有什么好货,还能轮得到他们。”

真正的角逐还在上面包间之中才是。

“不过如果真的按照你说的那样,那件拍品也不会被哄抢太高,毕竟,谁会没事儿抢一个看不出来什么东西的破盒子呢。”青年翻动着手中的纸扎,视线落在那个古朴的锦盒上。若不是他看上的小美人硬说要这个,说里面有好东西,他也不缺这点儿钱,他也不会过来拍这样东西的。

白谨脸上泛红:“谢谢风哥,我真的很想要这个。”

不得不说,白谨的气质配上那点若有若无的红晕还真是有点勾人,紫衣青年的手指动了动,到底还是没有唐突美人:“跟你风哥客气什么。”

来日方长,他就不信这小美人还能逃脱的了他的掌心不成。

台上的拍卖会有序的进行着,不多时便拍出去好几件商品。很快,一名大汉抱着一块拳头大小的棕黑色石头放到了台上。

叶黎的目光直直的跟了过去,心跳也忍不住加快了些,盯着龙昭手中的拍卖锤的眼光都热切了起来——能不能买上房,可就看这一锤子的买卖了!

小提示:喜欢本文记得收藏哦

© 2020 gistend.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