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姐猛如虎gl 百度云 三人行双插头可攻可受

时间:2020-07-30 22:06

楚璕侧身挡住百里闻香的视线,拉着洛雅进了泳池,泳池很大,所以楚璕和洛雅完全可以单独处在一角。百里闻香过来骚扰了一会,就被一个F杯的比基尼美女吸走了视线,然后颠颠的跟着人家跑了。

洛雅在北方长大,没学过游泳,而泳池不浅,洛雅脚够不着地,只敢紧紧地抓住楚璕的胳膊不放。

“不会游泳?”楚璕扶着洛雅的胳膊,嘴唇自然而然的贴在了她的耳边。

“恩……没学过……”一股人造浪拍过来,洛雅被水波弄得上下浮动,连忙抱紧楚璕的脖子。

周围几个盯着楚璕看的女人在脑袋里脑补了洛雅投怀送抱的样子,又咬碎了几颗牙:这女人果然手段高!

“我教你。”

虽然语气平淡,但还是有股暖风吹过洛雅的耳边,洛雅红了耳朵:“好……”

“身体放松,抓紧我的手,好……试着将脸放进水里学习换气。”楚璕有条不紊的指导着,洛雅乖乖的配合,两条腿交错摆动。楚璕喉结动了一下,眼睛慢慢聚焦在那两条腿上,移不开眼睛。

“是这样吗?”洛雅听不见楚璕的声音,忙抬头去看,正好看见楚璕慌乱的收回眼睛。

洛雅纳闷的向后一看,发现百里闻香正在他们身后的一群女人中间卖弄风骚。洛雅顿时觉得她自己真相了。小受被一群女人围在中间,小攻开始吃醋啦!

这时音乐DJ突然大喊一句:“波浪来的猛烈些!”

洛雅还以为是DJ要换音乐,却没想到泳池边突然涌起一股人工巨浪,楚璕忙抓住洛雅的胳膊往回收。可波浪来的太快,洛雅被波浪狠狠的打下去,幸好手还紧紧的抓着楚璕。求生的欲望,让洛雅紧紧的缠住楚璕,也知道抓住了什么就拼命的往上爬。可楚璕身上沾了水,太滑,洛雅爬了半天也没能把头露出水面。

楚璕本来紧紧地拉着洛雅,就等着这场大浪过去,就能一把抱起她。谁知道洛雅竟然抱住他的腰开始往上爬,柔软的大腿缠在他的腿上,柔滑的触感让他浑身一个激灵。洛雅胸前柔软的凸起更是抵在了他的敏感部位,还因为她上爬的姿势产生了摩擦。楚璕心中大骂:该死!但所有的热血还是控制不住的朝一个地方涌去。

洛雅模糊中听到楚璕一个闷哼,然后她就摸到了一个凸出来的把,想都不想便一脚就踩了上去勾上楚璕的脖子,将头露出了水面。

楚璕“啊!”了一声,痛苦的弯下了腰,双手放开洛雅紧紧地捂住某个痛的抽搐的小家伙。

洛雅看见楚璕铁青的脸下了一跳:“楚璕……你怎么了?你受伤……”

“洛雅……你这是想要我的命啊!”楚璕咬牙说道,瞪着洛雅的眼睛里几乎能着火。

“我……”洛雅突然想起自己刚才踩得东西,硬中带软还有点热:“我……楚璕!我对不起你!”

楚璕一手扶着洛雅,一手放在下面捂住小兄弟:“送我回去!”他的小兄弟受了刺激现在不肯低头,泳裤根本遮挡不住,如果现在被人发现他明天就能上杂志头条!

“好。”洛雅知道楚璕一定是有了男人的生理反应,又刚好被自己踩了一脚……蛋疼的感觉据说非常人能够忍受的……

“遮住我!”洛雅的个头刚到楚璕的肩膀上,现在恰好能遮在他前面又不会挡住视线。

洛雅感觉像被人绑架了一样,腰那还顶了一把“枪”,让她又羞又囧,但因为是自己惹的祸只能老老实实的挡在楚璕前面。

百里闻香被一群波涛汹涌的女人围堵在中间,面上虽是花花公子的玩世不恭,眼里却开始不耐烦起来。四处乱瞟,竟然看到楚璕表情铁青的搂着洛雅往房间走,而他刚好从侧面看到了楚璕某个不和谐的地方,顿时眼里燃气激情的八卦。

“我要去方便一下~宝贝们先自己玩吧~”百里闻香放下手里的香槟,对那几个女人抛了个媚眼,在一片红心眼中潇洒的离开,然后去干那不怎么潇洒的事,比如说……偷窥。

楚璕和洛雅的房间刚好在别墅的一层,窗户面对着别墅后方的花园,那里现在没人会过去,于是百里闻香大胆的蹲到窗户底下偷听。

“啊!轻点!”洛雅呼痛的声音,让百里闻香一下子打起了精神。

“别……不要从这里出去!不要!”又是洛雅在求饶。

“你现在还有选择权吗?这是你惹出来的事,你要负责!”楚璕霸道的语气,百里闻香几乎要忍不住自己的鼻血了。

“那能换个地方吗……从正门走也好啊……”洛雅有些委屈的声音。

百里闻香凌乱:楚璕明明是个雏,口味怎么这么重啊!遥想当年,在贵族学校他们还是一个宿舍的时候,楚璕还是一个青葱少年,那时候已经开始了他的初恋,但依旧准时回宿舍,永远以学业为重,根本没时间或者心思做这些事。再后来,跟章琳分手后,楚璕一直是空窗期,也不喜欢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再加上他百里闻香毒辣的眼神,一眼就能看出楚璕是个雏!

“啊!”洛雅一声惊呼,百里闻香忙把耳朵凑过去,突然窗户被一把拉开!一个重物从天而降,他连痛呼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被压倒在地。

“从正门走怎么了!硬要把我从窗户里扔出来,让我躲厕所也行啊!没吃过猪肉,还没听过猪叫啊!”洛雅隔着窗户对楚璕大喊,不就是解决个生理问题,还弄得那么神秘!

“不过……屁股底下怎么软软的……”

“大姐……那是因为你屁股底下有我!”百里闻香一声哀嚎。

“百里闻香?你怎么在这!”洛雅眨巴一下眼睛,瞬间反应过来:“你在偷听!你想被楚璕杀了吗?”

百里闻香忙捂住洛雅的嘴巴:“我这是在关心楚璕!不算偷听!不过……话说回来,你俩刚才在房间里做了什么苟且之事?”

洛雅脸一红,随即咬牙道:“楚璕要解决生理问题,硬要把我从窗户里扔出去,还不能让别人看见!我从正门出去,也能不被人看见啊,你说对不对!”

“解决生理问题?”百里闻香挑眉,上下打量着洛雅:“你对楚璕做了什么?没想到你看起来嫩如小草,原来是个高手啊!”

洛雅翻了个白眼:“要是因为我也就算了!明明是……”洛雅突然停住,扫了百里闻香一眼。

百里闻香被她看得发毛:“明明是什么?你那么诡异的看着我做什么?”

“行了,别装了!话说,你们俩谁是攻?谁是受?”洛雅眨巴着好奇的眼睛,然后用极为笃定的语气说:“你一定是受吧……”

“老子是攻!”直男被说成受,百里闻香脑袋短路,一时间脱口而出。

“啊!楚璕竟然受!天哪!”洛雅一声惊呼,突然她们头顶的窗户被啪的一下打开,楚璕用那张黑脸冷笑的看着他们。

“窗户底下很舒服?你们俩感情还真好啊。”

百里闻香讪笑道:“我是酒喝多了,过来醒酒,不干我事,不干我事……”

洛雅更绝:“我是被你扔出窗户的,我也什么都没干……什么都没说……”

楚璕紧皱着眉头,想到自己没什么经验,别被洛雅一踩给弄坏了,百里闻香那家伙不就是因为受过打击,到现在还不举……想到这,楚璕指了指百里闻香:”你……进来。”

百里闻香和洛雅都是一愣,然后洛雅用“果然如此,奉献你的菊花吧,骚年!”的眼神看着百里闻香;

百里闻香颤抖着用双手护住胸前,不可置信的盯着楚璕,如同即将被恶霸欺凌的小白花一样可怜。

“迅速!”楚璕黑着脸下令。

洛雅心想:死道友不死贫道,于是狠狠的掐了百里闻香的屁股一下,百里闻香“嗷”的一声从原地跳起来,紧接着一头栽进了楚璕的怀里,被楚璕拉进房间,关上了窗户。

洛雅默默的画了个十字架: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十几分钟后,窗户再次打开,楚璕神清气爽的将洛雅拉了回去,百里闻香一副憔悴样摊在沙发上。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可以跟主人告辞离开了。”楚璕换好了西装,拿着洛雅的衣服让她去洗手间换衣服。百里闻香则称楚璕背对他的时候,偷偷的等洛雅,还用口型比划道:老子跟你没完!

洛雅默默地钻进了洗手间,楚璕转过头看了百里闻香一眼:“你那是什么姿势?”

百里闻香嘿嘿一笑,顿时抹去颓废的模样,坐直身体:“这不是你家笨兔子想看到的吗?”

楚璕皱了下眉,似乎不懂百里闻香在说什么。

百里闻香嘿嘿一笑,趴在楚璕的耳边将攻受讲了一遍,然后说洛雅是怎样YY他们的攻受属性的。

这时候,洛雅刚好换好了衣服,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楚璕红着脸而百里闻香正趴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

小提示:喜欢本文记得收藏哦

© 2020 gistend.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