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前夜他要了八次 和妈妈去工地检查

时间:2020-07-30 22:06

凡尘一遭二十光景,岁月不知几日朝夕。

君烨与她说,魔戒并没有失灵,而是她没有操控魔戒的能力,安稳岁月,她并不想去学,至少没有君烨期盼中的那般认真。

一招普通的剑术她来回打了三十多次,手臂酸痛:“不行了,我要坚持不住了,好累啊!”将剑扔在地上,心神疲惫的坐在石凳上。

君烨一切看在眼中,走上前给她擦汗道:“学了几日,可有什么心得体会?”

“累,比学女红还要累。”寒幽软耷耷的说道,无聊又冷清的王府。

‘她在你的保护下安逸的活着,你将她保护的很好,却也将她保护的太好,好到她从未认识到这世间的险恶,这岁月的无力,你真当她能应付你留给她的路吗?’南风翼的话回荡在君烨耳畔,他抬眸平淡的望向寒幽,眼底是一汪死潭。

君烨左手藏在背后,凝出一盏茶,放在寒幽面前。

寒幽立马捧起,双唇刚碰到茶杯,便听到君烨幽幽开口道:“你不是一直想去江南,恰好府上也该添些新物件,你去玩的时候记得买一些。”

“好是好,不过就我一个人吗?”看到君烨平静的眼神,寒幽缩了缩脑袋,想必是了。

只见君烨对着魔戒手上打着复杂的手势,红星印记散着淡淡的光芒。

“师父,这个是什么啊?”对于君烨的事情,她有太多好奇,一件件埋在心底,是因为不知如何开口。

“历劫而成仙,世间艰险,凡人所生七苦,你要学会成长。”君烨淡淡的说道。

“这一次我会彻底放手,除非生死我绝不会插手。”未等她反应过来,耳边擦过风声,身子往后飞了起来,惊恐、好奇涌上心头。

君烨站在庭院久久没有移动,那道封印用来实时查看她的动向,说是彻底放手,不过是不再为她扫清障碍罢了,他在终究还是不能,也不愿让她吃苦。

“师父!”

寒幽猛地惊醒,自己坐在马车内,对面一男子定神安坐,似是感觉到她醒了,缓缓睁开双眼。

“你……你是谁?这是哪儿?”警惕的看向对方,下意识的双手环抱在胸前。

“在下江景,路过此地见姑娘昏倒在路边。”江景一股浓厚的书卷气息,眉清目秀的端坐着。

原来是对方救了自己:“多谢江公子相救,小女寒幽。”

寒幽掀起帘子,眼前一片绿林,想起君烨说的话,问道:“这里是江南?”

就在此时,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翻过秦岭便是江南,我家在江南苏州,寒幽姑娘只身一人,若是同路,可与我同行。”江景说着拿出一张饼递给她。

寒幽顿了顿,迟疑片刻还是接了过去,烙饼上还有粗糠,嚼起来又糙又硬,眉毛都挤在了一起:“咳咳。”

江景连忙给她倒了杯水,凉水下肚,她才觉的好受一点。

“看来姑娘是第一次吃烙饼。”

“你怎么知道?”话音刚落,她便后悔了,对方救了自己,还给她东西吃,万一对方以为自己嫌弃怎么办。

“我……我的意思是……谢谢你救我,救命之恩难以回报,若江公子有需要寒幽的地方尽管开口。”现在她更想知道的是师父到底意欲何为?虽然不解,但从种种迹象揣测,师父或许也是神仙,只是故意不说。

“寒幽姑娘严重了,就算不是我,想必你的家人也会很快来寻姑娘。”江景打量着说道,身上穿的绸缎抵得上普通人家一辈子的积蓄,倾城容貌,突然出现在荒郊野外,恐怕不仅仅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那般简单。

她忽的想起堂哥公孙慕在苏州做知府,立马道:“公子刚才说苏州,我决定了,我也去苏州。”

“能与姑娘结伴而行,是在下的荣幸。”江景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十分儒雅……

“公子,无镐镇到了。”马车外响起小厮的声音。

寒幽跟着走下马车,小镇上还算热闹,不过和京城想比便是小巫见大巫。

一排金黄色的小饼吸引住了她的目光。

“老婆婆,这个是什么?”她闻着味道变觉得好香。

“这是南瓜饼,特别好吃,姑娘要来两个吗?”老妪见状立马说道。

“我……”寒幽上下摸了一遍,身上居然没有半分钱,转而摘下了手上的镯子:“老婆婆,你这个饼我能不能用这个来换。”

一对红玉耳环摊在白玉的手心。

老妪面色微难,对她来说这个买卖并不划算,她要的是能够养活家人的铜钱,而不是没用的首饰。

“有为,给钱。”江景走来声音恰好她听到。

有为立马上前给了两个铜钱,这个有为看样子是他的书童,寒幽心想道。

“多谢江公子。”吃个东西都要别人帮着买账,她什么时候变的如此落魄,寒幽不好意思的拿着黄纸包好的南瓜饼。

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江景缓缓道:“寒幽姑娘欠在下的人情,到了苏州我可会一一要回来,姑娘这对耳环都能买下这条街,想必到时候也不会吝啬。”

“自然。”清脆的回道,到了苏州,找到慕哥哥,再给家里寄封信,身为宰相之女,明渊王王妃,人情?呵~什么她都能做到。

“我都没说,寒幽姑娘就一口答应,就不怕在下提出的条件做不到。”

“怎么可能。”寒幽摆摆手,开始吃起来。

南瓜饼确实好吃,甜甜、糯糯的,寒幽脸上大写着满足。

坐到马车上,寒幽忍不住将耳环掏了出来。

“这耳环这么值钱吗?”寒幽怀疑道,小算盘打起,这么值钱与对方换点钱应该不过分吧。

江景很是谦和的拿起打量了一番,而后放回她的手心,缓缓道:“和田暖玉,温润如水,是极品红玉。”

说完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一开始说能买一条街还说小了,这对耳环可以换一座城池。

“我也不懂这些,既然你说它值钱,我能用它和你。换些银两吗?”

男女共乘一辆马车,终归还是不好,她还是想自己买一辆马车跟在后面走也好。

“多少都可以。”

“不行。”江景果断拒绝道,当时在看到昏迷在路边的她是出于善心,如今他也不会乘人之危。

寒幽一手凝在半空,掌心的耳环被她缓缓地捏紧。不要?刚刚不还说很值钱,什么极品红玉,看来也就是糊弄人,根本不值什么钱。

一时间,寒幽只觉得坐立难安,时不时的看向外面,天色渐暗,其实她是想在镇上留宿,不过对方要走,她也不好开口,最重要是手里没钱啊!

论钱的重要性,今日她算是有了深刻认识。

“姑娘是第一次出远门吧!”江景率先打破寂静。

“不是。”寒幽不安的看向江景,人心叵测,她脑海里忽然想到。

“世道险恶,姑娘应该多留点心。”这般轻易地选择相信一个人,想必被家里人保护的很好。

“那你是坏人吗?”寒幽认真的问道。

嗤,江景被她的天真逗笑:“以往碰到的都是昏死在山野的贫苦人家,还是第一次在路边捡到一个大小姐。”

寒幽嘴角抽搐了几下,落井下石啊:“你可知我是谁?”父亲是当朝宰相,如今自己也是王妃,自己也算是可以横着走路的人。

“怎的,在这荒郊野外你还想仗势欺人。”江景面色平静的说道,心中猜想她是京城之人。

寒幽嘴巴微抿,忍不住想自己抛开身份还真的什么也没有:“江公子说得对,寒幽受教了。”

‘寒幽’,江景在心中默默念道。

“不过我并不是第一次出远门,也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大小姐,这次只是意外。”虽然是被迫来江南的,寒幽暗暗咬牙,关于这个她迟早会找师父问明白。

“不会是背着家里偷溜出来的吧!”江景好奇的问道。

寒幽靠在窗边未言,以前想尽办法的跑出府,却总是失败,如今真的出来了,内心却无比的慌乱。

马车一夜颠簸,寒幽醒来只觉得浑身疼痛,下意识的避开刺眼的阳光。

江景一脸安详的盯着她,一个冷颤立马让她清醒。

“江公子早!”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

“已入城,你孤身一人有何打算。”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他也一样,对她一路照顾,也是有所图。

寒幽抬头望去,熙熙攘攘的人群:“江公子,可知苏州知府大人住处?”她现在缺的只是一个引路人。

江景窃喜的一笑,心底已有主意,使了个眼色,有为立马上前道:“怕是要让姑娘失望了,西湖水患,知府大人最近不在苏州。”

慕哥哥尚未婚配,孤身一人在此做官,要是自己就这么贸然上门,知府里的人会相信她吗?

“知府大门常年紧闭,姑娘就算去了恐怕也入不了。”

思考再三道:“不知江公子有什么指教?”

“你现在最需要的是落脚的地方,我呢刚好有一处闲置的院子,我可以便宜一点租给你,等知府大人回来,你再去找他。”从这一路他也看出来了,要是他直接让她住下怕是她也不愿意。

不管这个江公子出于什么原因,此时此刻她很是感激,犹豫片刻点了点头:“好。”

此时此刻对于她来说这样的办法最好,可苏州知府又怎会跑去西湖处理水患。

苏州繁华,暗藏着的不安也在向她靠拢……

小提示:喜欢本文记得收藏哦

© 2020 gistend.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