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寡妇太饥渴免费阅读 霸道攻软萌小猫受肉

时间:2020-07-30 22:07

当看到这一大群蝴蝶飞出古堡时,宁舟就意识到自己大意了,他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防备恶魔潜入城堡中,却没想到其实它在里面埋伏已久,它藏得如此之深,之前他在城堡内巡逻的时候丝毫没有感觉到恶魔之力。

语鹰回到了宠物行囊里,宁舟快步走下顶楼,脚步在安静的旋转石梯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声,他先去了房间,齐乐人已经不在那里了,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应该是自己醒来后离开的。

餐厅没有人,休息室没有人,不仅是齐乐人,吕医生和苏和也不见踪影,古堡里安静得诡异。宁舟一路向下找,最后来到了藏书室前……

推开门,他四处找寻的人安安稳稳地坐在桌边,兴高采烈地和苏和说这话,后者似乎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哈哈大笑了起来,那是一个和在他面前不一样的齐乐人,没有紧张、忧虑、惴惴不安、欲言又止,只是单纯的开心,而他几乎没有在他的脸上见到过这样轻松愉快的表情。

他见过齐乐人很多很多的笑容,温柔的、愉快的、苦涩的……可是在他面前,哪怕他笑得再灿烂,也总是夹杂了一丝小心翼翼。为什么呢?为什么他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这么笑过?

“宁舟!”齐乐人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那种熟悉的小心翼翼又浮现在了他的脸上,他似乎有满肚子的问题想问,可最后却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只流露出最平常不过的关心,“刚才到处都没见到你,你没事吧?”

宁舟摇了摇头,虽然因为是团队行动他没有装备着闭口禅技能卡,但依旧习惯沉默不语,视线越过齐乐人的肩膀,他看到地板上椅子拖曳过的痕迹,上次在藏书室的时候那里并没有这个拖痕,桌子上的书本也是乱的,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不远处的长桌后,苏和对上了他的视线,对他笑了笑。那应当是个友善的笑容,可宁舟本能地没法喜欢他,并不是他对苏和这个人有什么意见,苏和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人,温柔亲切,博学多闻,而且很健谈,只是他们完全是两个相反的个体,待在一起相安无事已经是最好的状态了。

“乐人,你先别过去。”苏和将齐乐人叫了回来。

齐乐人这才想起刚才接连两次的险情,不由心中一突,一瞬间的怀疑让他径直看向宁舟的眼睛。

昏黄的烛光倒映在他的眼睛里,那跳动的火焰好像一团燃烧的冰火,却偏偏沉淀在无机质的蓝色中,一切过激的情绪都理性的冰雪覆盖,只剩下极端的克制,仿佛连自我都被消灭。

不会错的,那就是宁舟的眼神。

“应该是宁舟没错。”齐乐人的性格让他永远不会很肯定地做出什么结论,只是婉转地说道,“再说刚才那个怪物不是已经跑了吗?”

“那也不一定,也许它还潜伏在附近呢?”苏和淡淡道。

就算是怀疑宁舟的时候,苏和的语气也是平和的,不带私人情绪和偏见,只是陈述着一个可能的事实。

“不过宁舟先生是教廷的人,那就很好辨认了,恶魔是无法施展教廷的神术的。”苏和说。

“……宁舟也不太擅长。”齐乐人底气不足地说。

宁舟没说话,用皮革带子固定在大腿外侧的短刀出鞘,圣洁的灵光迸现,打消了三人的疑虑。齐乐人松了口气,怀疑一个人,哪怕理由再合情合理,在误会消除的时候总会令人愧疚,齐乐人自然也不例外,但他又不好意思说什么,只好讷讷地翻着手中的书籍。

吕医生扶着额头猛喝茶,就差开wifi技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了。

“再过不久就要零点了,我们再来确定一下待会儿的行动吧,放心吧,现在那个怪物是不会听到我们的交谈的。”苏和打开华丽精巧的怀表,确认了一下时间。

商量行动这种严肃的事情让几人的注意力集中了起来,专心听苏和讲:“零点以后我会用我的领域部分地干涉现实,确保我们不会被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注意到,不过你们不能离我太远,超过五米大概就会失去隐蔽效果了。”

“今晚应该能发现不少线索,也许还会发生战斗,我想那个会变形的恶魔是不会轻易放弃的。”苏和说。

宁舟还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齐乐人小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它是想要你妈妈的信物胸针,也许是想拿了这枚胸针逃出领域吧?”

犹豫了一下,齐乐人还是拿出了信物胸针:“要不,还是你来保管吧,毕竟这个本来就是你妈妈的东西……”

“现在再交给宁舟先生也来不及了……其实知晓它的目的的话,它能动用的手段就很好猜了,再用变形的办法骗取信物已经行不通了,你又有可能将信物交给其他人来保管,所以要确保拿到领域信物,最好的办法是迫使我们交出来。”苏和双手交叠放在桌上,慢条斯理地说。

“迫使?”吕医生嘀咕了一声,很有自觉地问道,“不会是想抓我当人质吧?”

“这是一个可能,到时候随机应变吧。”苏和笑笑说。

“……”这也太随意了,齐乐人和吕医生无语地看着苏和,要不要这么划水?

苏和镇定地说:“不用担心,我们要面对的只是一个藏头露尾不敢正面对抗的对手,它处心积虑小心翼翼,不过是因为它弱小而已,所以自信一点吧,这一次我们才是猎人。”

苏和的话让齐乐人豁然开朗,是啊,他习惯以弱者的角度来对待敌人,每一次都提心吊胆生怕有什么意外,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他带了神队友啊!在自带外挂的神队友面前,一个不是领域级的对手注定是要被碾压的。

苏和温柔道:“不过还是要稍微做点准备……嗯,我有个想法可以一试。”

……

……

……

虽然在《噩梦游戏》里,齐乐人在朔月之夜死得飞快,但是这一次他充满了信心。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苏和放在桌子上的怀表在清脆的机械声中走动着,终于,时针和分针在罗马数字Ⅻ上重叠,他拿起怀表,对三人露出了一个从容的微笑:“出发吧。”

零点之后的世界看似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四人从领主城堡一路向圣城的繁华区走去,一片漆黑寂静,没有月光,也没有灯光,没有夜视能力的齐乐人抓瞎了:“不能点灯吗?”

黑暗中,躲在宠物行囊里的语鹰飞了出来,发出了一声嘲讽的轻哼,拍着翅膀飞入了黑夜中,在前方探路。

吕医生比齐乐人还惨,拉着齐乐人的衣服生怕自己脚下一崴又是一个惨烈的平地摔。

“恐怕不行,如果开着灯,远处的人看这里就会有非常奇怪的效果……大概就是亮光中有一个半径五米的黑洞吧。”苏和说。

想象着画面实在有点醉人,隐身不隐身还有什么区别?老老实实地继续摸黑走路吧。

一片黑暗中,齐乐人的眼睛也逐渐适应了起来,在星光下隐约能看到同伴的轮廓了,可惜光顾着看人,脚下没留心,一脚踢上了一块突起的石块,立刻重心不稳地往前栽去,还以为这下要摔个五体投地,不料被人一把拎了起来。

“……谢谢啊。”被拽住手臂拉起来的齐乐人闷闷地道谢。

宁舟沉默地松开了手。

“如果担心绊倒的话,可以拉着我。”苏和带着笑意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齐乐人犹豫了一下,还没吭声,旁边的吕医生已经开心地叫了起来:“好啊好啊!刚才我都绊了两下了,太黑了根本看不见!”说着,他高高兴兴地拉住了苏和的胳膊。

一只温暖的手握在了齐乐人的手腕上,他扭过头去,黑暗中只能看到宁舟的轮廓,他目视着前方,仿佛拉着他的人和他无关。

“小心脚下。”他说。

“哦……嗯。”齐乐人应了两声。手腕上的温度从皮肤渗入了血液中,随着跳动的心脏一直传递到每一个角落,那是另一个人的体温,来自一个和他截然不同的个体。他们有着不同成长经历,不同的性格爱好,不同的宗教信仰,他们甚至不是一个人世界的人,却命运一般地相遇,甚至相爱……

齐乐人紧紧捏住自己出汗了的手心,静静感受着手腕上的温度,他不说话,也不敢动作。

为什么?

牵着他的人已经不再是被他误会了性别的梦中情人,可是他的心脏却依旧为他雀跃地跳动着。

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欢喜又绝望地想,不应该是这样的。

小提示:喜欢本文记得收藏哦

© 2020 gistend.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