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慢慢来尺寸太大了 和喜欢的人晚上在公园

时间:2020-07-30 22:07

少年模样的异能体在高楼上注视着这座被浓雾笼罩着的航海岛。与其他异能体浑沌的目光不同,它的双眼中闪烁着名为[思想]的神采。

这是它的幸运,也是不幸。

任何生物,一旦具备了思想,也就获得了恐惧。

它是这座岛的守护者——儒勒·加布里埃尔·凡尔纳的异能,我们就暂且将它称作“加布”吧。

初生的异能体意识,它还懵懂着,尚且不明白生存,与生存的意义,就已经本能地开始畏惧[死亡]这件事。所以能感知到异能所有者位置的它并没有亲自出手,而是不停地驱使其他异能体去追杀凡尔纳。

但总是无法成功,甚至有时凡尔纳还会从它的感知中消失。

这一切,就好像这座岛也在反过来保护守护者一样。

“要……杀了他,我才不会消失……”待在昏暗房间里的少年模样的异能体加布,偏瘦弱的身躯整个缩在椅子上,左手握拳抵在嘴边,咬着自己的食指指节不断地重复这句话,“一定要,杀了……”

手腕处的红色晶体在黑暗中闪过一道流光。

加布忽然抬起头,停止重复的话语,离开椅子几乎将半个身体都探出了窗户,但它的眼睛没有看向任何一个方向,而是盯着虚空中的某一个点。

然后嘴唇动了动,无声开口——

出现了。

穿过浓雾走出来的两个人——凡尔纳和契诃夫,他们从法国方向的石阶向岛中心那座钟塔走去。

在走到钟塔的大门前时,他们停下来说了什么,最后是由凡尔纳向前一步,推开了关闭着的门。

他们乘上展示厅里职员专用的电梯,直接按下了去往钟塔最高层按钮。

看样子,是想先解决掉那个名叫涩泽龙彦的男人吗?

加布下意识地咬了咬指节,目光停留在手腕处的红色晶体上。

按照约定,它要阻止任何人靠近钟塔,否则涩泽龙彦解除异能力它就会消失。但是既然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那个男人也不会轻易解除异能力,所以它也许可以趁这个机会将凡尔纳和涩泽龙彦一起杀死。

只要在涩泽龙彦死亡的同时吸收了他的异能力,并且在那一刻发动,它就不会因为[龙彦之间]的解除而消失。

在这之后,再杀掉凡尔纳,它,“加布”,就可以取代儒勒·加布里埃尔·凡尔纳生存下去。

“全部,都到钟塔去。”加布给它统领着的所有异能体下达指令,清秀的少年面孔上是与外表完全不符的深刻的执拗。

“来了。”

刚走出电梯的凡尔纳低低地说了一句。

前面就是雷达探测处理室,如果没猜错,那扇紧闭的门后就是那个造成这一切的异能者。

但是没等他们走过去,旁边的一扇窗户突然破碎了,在飞溅的玻璃碎片中,一个异能体从窗户外跳了进来,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电梯旁边的楼梯口也上来了好几个异能体。

如果有人这时候从窗户往下看,会发现钟塔外还有很多异能体正源源不断地涌入这座钟塔。

“找机会去里面解决那个异能者。”契诃夫从白大褂口袋里取出一把手术刀,在指尖转了一下后牢牢地握在手里,然后他压低身体,视线透过金丝眼镜的镜片落在拦在正前面的那个异能体身上。

“小心,契诃夫,这个是和火有关的异能,后面那个的是空间转移。”凡尔纳提醒道。

周围的异能体没有等着他们交谈完毕,直接就发动了进攻。

那个使用火的异能体在扑过来的同时,火焰所化的大刀也凌空砍下,直接将躲开的凡尔纳和契诃夫分割在两个战场里。

契诃夫用手术刀暂时逼退攻击他的异能体,转头喊了一声,“凡尔纳!”

“我没事……唔!”凡尔纳狼狈地往左边翻滚躲开攻击,刚回了一句就被突然出现在背后的异能体一刀捅在腰上。

是那个空间转移的异能体。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凡尔纳还能看到那张他早已经没什么印象的脸上浮现出的奇异的笑容。

契诃夫看到凡尔纳这边的场景,一贯冷静的脸上出现了焦急的神色,他想直接越过中间的火焰到那边去,却被重新扑上来的异能体拦下。

“咳……”凡尔纳艰难地咳了一声,想伸出手抓住出现在他背后的那个异能体,但那个异能体又使用空间转移的异能转移到了他前面。

第二刀。

这一刀他本来是可以躲开的,但另一个异能体用异能将四肢化作绳索绑住了他的脚,以致于不能挪动分毫。

中了两刀的凡尔纳咳出了一口血,捂住伤口艰难地抬起头看了一眼被异能体拦着拼命想过来救他的契诃夫,低声笑了一下,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他的身体缓缓向后仰倒,撞在了雷达探测处理室的门上。

门开了。

里面是一个一身白色的男人,头发是白的,衣服也是白的,鲜艳的只有他的眼睛,和摆在桌子上的那一个暗红色的苹果。苹果上还插着一把复古的小刀。

那个男人——涩泽龙彦双手交叠撑着下巴,微微侧了一下头,然后以优雅轻缓的语调说着,“不错的挣扎,不过还不够啊。”

“你的异能,将会成为我的囊中之物。”

倒在地上的凡尔纳已经失去了意识,伤口流出来的血迹在地面上晕染开来。

暗中观察着这一切的加布忍不住站了起来,死死地盯着倒在地上的凡尔纳。

就这样……赢了吗?

它谨慎的布局,就是为的这一刻。但太容易达到了,它反而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不,必须要亲手杀了他才行!只有这样,它才能……

加布只犹豫了一下就下了决定。

它所站立的这块地面像沼泽迅速软化,将加布的身体吞了进去,与此同时,在钟塔最高层,也有一块地面发生了同样的变化。

加布从这片化为了泥沼的地面中出现,第一次用真身出现在他人眼前。

涩泽龙彦没有丝毫惊讶的样子,依旧是安静而神秘地微笑着。

加布走到凡尔纳旁边,从空间转移的异能体手里接过刀,对准凡尔纳的心脏,毫不犹豫地刺下去。

结束了。

这样,我就获得活下去的资格了。

它这样想着。

“什……!”然后就在刀要刺入凡尔纳心脏的前一刻,一只手抓住了它的脚,而被异能体和火焰拦在另一边的契诃夫也在同时甩出手术刀打飞加布手里的刀,拦住契诃夫的火焰和异能体都消失了,他迅速靠近加布和凡尔纳,然后发动了异能。

【第六病房】

倒在地上的凡尔纳和反应过来想逃离却来不及的加布都被置换到了【病房】里。

在病房里,凡尔纳的伤瞬间愈合,而加布的异能在这里起不了任何作用。

凡尔纳低头看了眼愈合的伤口,然后迈步向加布走过去。

加布已经发现了异能无法使用,它很快明白了现在的处境。

失败了。

“我不能消失……我要活下去……!”它喃喃着,一步步后退着,在退到一个程度后又突然暴起,嘶吼着孤注一掷地向凡尔纳扑过去。

但似乎,作为异能体的少年加布失去了异能比凡尔纳还要孱弱一些,凡尔纳只是稍微废了些功夫就制服了它。

凡尔纳压制住加布后仔细找了找,最后在它手腕上找到了所有异能体都有的那个红色晶体。

“不……不,我不要消失!”加布在凡尔纳碰到手腕的时候剧烈地挣扎起来,睁大的眼里竟然滚落下了眼泪,连它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泪水。

“虽然很抱歉,但是……我必须要这样做。”凡尔纳定定地看了加布一会儿,用契诃夫刚刚击落小刀后落在他手里的手术刀敲碎了加布手腕处的晶体。

“不——”

随着少年异能体的悲鸣,凡尔纳从【病房】空间回到了现实空间。

而对于【病房】外来说,他不过是刚进去就已经出来了。

小提示:喜欢本文记得收藏哦

© 2020 gistend.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