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趣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短篇文章 >

余阿记‖不负苍生 无悔年华

时间:2020-06-28 13:00 来源: 未知 点击:
张继磊是我的大学校友,现在是一名奋战在脱贫攻坚第一线的90后干部。和继磊认识纯属偶然,当初我们大学校友群里总共一百多人。由于我平日里有写作的爱好,经常也会在群里分享一些自己的文章,所以大家对我都比较熟。有一天和继磊互加好友,他很尊敬地称呼我为学长,这是因为我们学校在我的那一届是第一次在陕西招生,所以年龄比群里其他人都大。经过互相介绍,我才知道我的这位学弟只有28岁,一毕业就回到他们老家安康汉阴县。从事了一段时间教育工作后便主动请缨,下乡到一个偏远,名叫芹菜沟的山村里担任驻村第一书记,投身于脱贫攻坚工作。这个地方,正属于国家指定的秦巴山区集中连片深度贫困区,扶贫脱困的任务非常艰巨,而继磊在这个地方工作已经两年了。 在之后的多次交谈中,聊的最多的就是他的工作。从摸底贫困户人数,为贫困户申请补助贷款,到建档立卡,为村民在山坡上培育经济作物,帮助无子女亲属的贫困户办理低保,整理各种扶贫资料等等,任务很繁重,每天的工作几乎跟打仗一样。时常会给我讲一些扶贫道路上的故事,酸甜苦辣的都有。尤其是刚来那会儿,由于年龄小,缺乏实际经验,工作曾一度无法展开,很受挫折,当然现在都已经轻车熟路了。有时候听他说起工作,感觉他不是在访贫入户,就是在访贫入户的路上,要么就是在田间地头忙活着。虽然一直未曾见面,但初步印象感觉继磊是一个很热情,有爱心又特别能吃苦的人。渐渐地我也有了想亲自去他那里实地看看的好奇和欲望。把这个想法告诉他时,他当即表示欢迎,并愿意带我到他们村子里外多看看。 今年八月份,我乘车前往继磊工作的地方。去之前说了我的几个原则。一是不影响他的正常工作,平时什么样子去后也一样。二是凡是可以公开的有关扶贫帮困的各种资料,希望我也可以翻阅。三是走访贫困户时我可以私下与他们交流。这些继磊也欣然同意,他明白我的用意,自然都心照不宣。 大巴车从西安出发到汉阴县,穿越大秦岭山脉整整走了四个小时,到车站时继磊早已等候在那里。看到他的第一眼,还真有点吃惊,眼前这位年轻的学弟,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皮肤黑黝黝,一看就是长期户外风吹日晒的结果,讲着一口略带陕南口音的普通话,始终很热情随和。去村子时我们一路上谈笑风生。毕竟微信里聊了较长时间,彼此见面也没多少陌生感。当车行驶到山路上时,几乎变成螺旋式上升状态,青山绿树的风景倒也不错。路面虽已全部硬化但却比较窄,而且边上没有护栏。走到一边靠着山体,另一边就是几十米深的各种沟沟坎坎的地方,不免让人心生畏惧。尤其是路过一个较大的水库时,几乎把人能吓出心脏病。不用说,光看交通状况就明白这里的贫困程度有多深。 大约四十分钟后到了目的地——芹菜沟村村委会和党支部。这里是原来废弃的小学堂改造后的几排办公用房,墙上的大标语非常醒目:立下愚公移山志,打赢脱贫攻坚战。包括村支书在内的几位工作人员很热情地欢迎我,并嘱咐继磊带我到村里各处看看,然后又进入了工作状态。而我也迫不及待地想出去转转。 跟着继磊走进村子,一下子把我对村庄的传统印象彻底颠覆了。在关中平原生活了近四十年,我一直认为村庄就是《白鹿原》里几十户几百户人家聚集在一起的大村子,而芹菜沟村的上百户人家,零零散散,高高低低分布在约六平方公里的山区里。大部分都是贫困户,有的甚至是赤贫户。走访完一户人家,去另一家步行得十几分钟甚至更长。全村共八个组,村里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五六十岁七八十岁的都有,几乎看不到年轻人。冬季这里寒冷,夏季又非常炎热,而继磊和其他村干部,几年来一直在为这个地方的脱贫攻坚事业奔波着,奋斗着。 具体说到一些贫困户,继磊告诉我,有的贫困人员无依无靠,年龄又大,没有劳动能力,完全依靠国家扶贫兜底保障政策生活。而有时候也会出现一些突发状况。他说了四组一个散养五保户徐大爷的事情。有天晚上他的老伴儿突然摔了一跤后昏迷不醒,惊慌失措中给他打电话,而此时他刚忙完一周的工作回到家,身心都很累。听到消息后先联系镇卫生院赶紧派人先过去紧急处理。然后不顾家人劝阻,一个人骑着电动车摸黑沿山路往徐大爷家赶,到了之后又叫车把他的老伴儿往汉阴县医院送,还好不是很严重。办完住院手续已经是凌晨两点了。类似的情况不止一两次。交谈中,感觉他把八个组的情况了解的非常详细,包括几十个贫困户的医保报销比例,谁家娃在哪里上学或上班,亲戚都有什么人,家里养了多少鸡牛羊,需要跟进什么指导,甚至哪些人定期要去医院做检查,几乎都烂熟于胸。让他最揪心的就是阴雨天。由于这里地质条件特殊,而有些村民不愿意离开原来的老屋搬到新盖的安置房去住,他们只能帮忙把老房子给加固一下。一旦雨量过大,就会有山体滑坡房屋坍塌的巨大隐患。确实,类似的灾难时常会出现在一些新闻报道中。因此,他们必须为此做好各种预案。 在芹菜沟村的几天里,我与一些贫困户也有几次交谈。除了问他们的一些生活情况,也问到他们对继磊的评价。意外的是,他们称呼继磊居然都一口一个张书记,然后就是滔滔不绝的夸赞。真没想到我的这位学弟工作如此认真,责任心和耐心这么强,和村民的关系这么深厚。由于我听不懂当地的方言,村民的很多话都没听明白,但从他们说起继磊时那会心的笑容,时不时地伸出大拇指,终于体会到那句耳熟能详的话: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 继磊大学时就入了党,学习成绩优秀。按照共产党员的标准,称得上是一名合格的基层党员干部。我问他有没有过后悔的时候,他坦言刚开始时确实动摇过,主要还是因为任务太繁重,挑战比预想的要大。光是建档立卡摸底贫困户信息就要不断地调查核实,来回奔波好多趟,因为必须确保情况真实。当然他都坚持了下来,早已适应和习惯了。说起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得到村委会所有人的支持肯定和村民的爱戴。他还告诉我,按照国家“两不愁,三保障”的标准要求,2018年初芹菜沟村整体上已经实现了高质量的脱贫,进入提升巩固阶段。脱贫攻坚是一项艰巨而伟大的工程,全国都在为此努力,以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如期实现。后来我又问他,如果有一天组织上突然给他有新的任务要去别的地方,还愿不愿意离开?他回答倒也干脆:那当然要服从组织的决定啊,这说明自己的工作得到了认可。芹菜沟村这个地方,换成别人的话,不一定就做得比我差。听了这话,我是既感慨又有些感动,想起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的一句话: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 很多外国领导人和经济学家对中国在脱贫攻坚中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赞叹不已,但他们或许不清楚,这背后是无数像继磊这样的人无私奉献,抱着不负苍生,无悔年华的信念,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和汗水才得以实现。 返回西安时,上车前继磊特意买了当地的手工红薯粉条和炕炕馍送我,当然是用自己的钱买的。我除了感激,只希望他能在工作中保重身体健康。其实,这也是对所有依然奋战在脱贫攻坚道路上的人们想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