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热点 2020-02-07 13:23 的文章

被带到没人的地方野战|激动的将双腿大开

其实这时候,王翠兰心里也十分发慌,就一把提起了裤子,不过想到自己的病,还是有些不放心,就问道:“张晨,你就这么鼓捣几下就好了,靠谱吗?”

 

 

张晨点了点头,两人的脸色都红了起来。

 

 

王翠兰家里实在不敢多待了,等治好了病,张晨就赶紧红着脸告辞,随后头也不回的溜了。

 

 

一连好几天,张晨都没敢再去王翠兰家里串门,不过这几天倒是有不少村民来找张晨治病,在他的医术下,不少村民都好了起来,所以他这个村医的名头倒是越打越响。

 

 

其实张晨刚从老头手里接下村医的职位时,还有些忐忑,怕自己医治不好,不过一连几次,他发现自己遇到的病人都能十分轻松的处理,总算是松了口气。

 

 

越是治的病人多,张晨就对自己的本事儿越有信心,同时也开始发现,自己掌握的医术没有老头子形容的三脚猫的水准,他心里有些猜测,或许一直被他视作是师父的老头也不是个什么简单的角色。

 

 

这一天,张晨刚刚送走了一个村民,牛姐就来了。

 

 

她俏脸一笑,看见张晨就不客气的道:“张晨,我来做第二个疗程了。”

 

 

张晨见状,差点都让他忘记还有疗程这一会儿事儿了。

 

 

“我来检查检查,嗯,比上次要好的多。

 

“张晨,你今天中午吃馍了?”

 

 

张晨看了看饭桌上摆着的馍,是王伯感谢他治好病特意送过来的,所以他就点了点头。

 

 

牛姐腮间露出一丝嫣红,一双勾人的丹凤眼一眨,突然有些俏皮的问道:“那馍馍,好吃吗?好了,我这次来接手第二个疗程的治疗,你快动手吧。”

 

 

这一下,张晨傻眼了,他怕这是牛姐的什么诡计,这回学乖了,一时间待在原地没敢动手。

 

 

牛姐反而露出一丝不满意:“怎么,快别愣着啊,难不成我还会吃了你?”

 

 

“谁知道你会不会吃了我。”张晨小声嘀咕一句。山东省广饶县第一中学清纯美女校花华嘉怡

 

 

“不好了,张晨哥,有人落水了,你快去救救人!”

 

 

张晨被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把手放下,那人已经冲了进来。

 

 

“张晨哥,你快走,晚了就来不及……”那人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张晨和牛姐用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坐在一起,所以咽下了刚刚的话,变成:“张晨哥……你……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张晨有些尴尬,赶紧放开手解释道:“小花,别误会,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来人自然是李小花,村长的女儿,和张晨从小就玩在一起,算是青梅竹马,关系特别好。

 

 

李小花顿时也闹了个大红脸,村里的丫头都很早熟,刚刚的一幕她可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顿时有些不乐意的哼了一声道:“张晨哥你可不能把我当小孩子骗。”

 

 

张晨这个尴尬啊,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倒是这时候,牛姐咯咯一笑,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站起来:“原来是小花啊,听说你喜欢你张晨哥哥,不过就你那小身板,胸前啥都没有,你张晨哥哥是不会喜欢的。”

 

 

李小花一听这话,有些不乐意了,顿时就毫不客气的反击回去:“你个不要脸的,就知道勾引张晨哥,哼,真是不要脸!”

 

 

不过马上,她就想起了自己来的本意,可以急道:“张晨哥,有人落水了,你快去看看,现在情况十分危急,村里只要你一个医生,晚了或许人命就没了!”

 

 

张晨心里一惊,也马上压下了心里的火气,虽说他平日里没个正形,都当上村医了还到处蹭饭,但医者父母心,关乎于人命,他也不会松懈。

 

 

“在哪儿,快带我去!”张晨赶紧抄上一套传自师父的工具,拉着李小花就出了门。

 

 

牛姐也来了好奇,跟着两人身后往事故现场而去,她可还没见识过这个小混蛋真正的医术,这次倒是可以见识一番。

 

 

等几人来到落水的河边,果然就看见有一群人围着,张晨急匆匆的走上去,一眼就看见了落水者。

 

 

是一个第一眼看上去,就令人惊艳的女人,她穿着一身精致的衣服,以前张晨只在电视上看见过,是城市里女人的打扮,而且她的皮肤洁白,脸蛋精致,此时浑身沾满了水渍,脸色苍白的躺在地上。

 

“快让开快让开,医生来了。”

 

 

围观村民一看是张晨来了,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事情紧急,张晨连忙凑近落水女子的身边,蹲下身子查看起来。

 

 

先是将女子的眼皮翻开,伸手探查鼻息,又将头靠在女子胸前听心跳。

 

 

检查一番,张晨眉头皱了起来,女子的瞳孔已经有些涣散,鼻息也十分微弱,心跳更是无力的微微跳动。

 

 

虽说张晨从没治救过溺水者,但怎么说也是村里唯一的村医,而且老头子生前也教过怎么医治。

 

 

对待溺水者,要先排其污秽,就是将溺水时咽进去的河水泥沙通通排出来。

 

 

没有犹豫,张晨手抓住女子的领口,往下拉扯了一下。

 

 

“你干什么!”人群中有个男子双眼都要喷出火来,刚才这个村医将头靠在女子胸前的时候他也忍了,现在居然拉扯她的衣服。

 

 

张晨扭头望去,男子穿着像是城里人,小脸蛋挺白净的,像是小白脸,眉宇之间还有股英气,乍一看还以为是京剧中的武生。

 

 

人命关天,张晨顾不得跟他争吵,冷冷道:“如果你是医生,你来治,如果不是,请你别说话。”

 

 

小白脸眼神充满了不屑,从城里来的他对这里的村民没有一丝好感,特别是眼前这个叫张晨的村民,若不是陪着自己的梦中情人,他才不会来这大山里。

 

 

“你说你是医生,就凭你这样也算?你的执业医师证呢?拿出来我看看,万一你不是医生,把人治死了怎么办。”

 

 

张晨愣了一下,竟然怀疑自己的医术,顿时让他很不爽了,执业医师证自己也有所耳闻,但是村里完全用不上也没在意。

 

 

围观的村民闻言们也对男子有些不满,“我们这就张晨一个医生,不让他治那你去治啊。”

 

 

小白脸双眼都要喷出火来,这些山村农民竟然出言怼自己,但是自己确实不懂医术,碍于理亏也不好发作,只是冷哼一声将头扭向一旁。

 

 

此刻救人为重,张晨没有管小白脸,两只手交叉摁在女子的胸前,却没有别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