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热点 2020-02-07 13:25 的文章

描写床上很污很细的小说名称_美女校花第一次很嫩很紧

 

 

“小李……”

 

 

“嗯?”

 

 

李倩的温柔,放佛让周贵生迎来了第二次年轻,犹如当年谈恋爱的时候,深深迷恋上了李倩。

 

 

“小李,你真好,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女人,死也值了。”

 

 

周贵生没念过几天书,也不知道怎样夸赞女人,但他说的这话,绝对是肺腑之言。

 

 

李倩先是一愣,随即娇嗔地白了眼周贵生,笑道:“师父,瞧您说的,我哪有您说的那么好呀。”

 

 

嘴唇上粘着血水,让李倩更加美艳,一股莫大的勇气涌入体内,周贵生再也无法控制欲望,霸道地将李倩拥入怀中,不等李倩反应过来,狠狠地吻住娇唇,疯狂地搅动李倩的香舌……

 

 

李倩直接被吓懵了,师父居然亲吻自己?!

 

 

回过神来,李倩急忙反抗,喉咙里呜咽做声,想推开周贵生,可她的力气哪有周贵生大,被紧紧搂着,动都动不了。

 

 

不亲也亲了,后悔也没用,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趁机上了李倩。

 

东营市胜利第一中学校花女神莫玟燕

想到这里,周贵生便上下其手,撩起李倩的短裙,将粗糙的右手伸了进去……

“师父……不行,不能这样……”

 

 

其实周贵生的疯狂,也让李倩有了感觉,当周贵生粗糙的大手伸进两腿内侧时,李倩忍不住颤抖,那种快感,是她从来没体会过的,美妙的感觉无与伦比。

 

 

长期的压抑,让李倩也想放纵一次。

 

 

可是,她毕竟是刘军的老婆,更何况周贵生是师父。

 

 

所剩不多的理智,依旧抵抗着周贵生的入侵,即便微不足道。

 

 

“李倩,饭做好了吗?”

 

 

正当这时,外面忽然传来刘军的声音,周贵生被吓了一跳,李倩更像是受惊的脱兔,急忙逃离周贵生的控制,抹掉嘴唇上周贵生的口水

 

 

“刘军,你回来了,我这就去做饭。”李倩心里慌张得不行,急忙走进屋里,到了厨房,靠着冰冷的墙面,忍不住长呼口气……

 

 

“师父,你的手怎么了?不要紧吧?”刘军二十七八岁,长得瘦小,人比较精,要不是李倩,周贵生不会收他为徒。

 

 

“被锤子砸了一下,破了点皮,没事。”周贵生摆了摆头。

 

 

“没事就好。柜子快做好了,多亏了师父,剩下的活我明天干,师父,你到屋里休息吧,等会吃了饭再走,正好咱师徒俩喝两杯。”

 

 

周贵生本想回去,可心里总有什么放不下似的,迟疑片刻便进了屋。

 

 

“师父,你喝水,我去厨房看有没有能做的。”刘军端来一杯茶放在周贵生旁边的桌子上,然后就去了厨房,有意识地关上门。

 

 

也许心里有鬼,看到刘军进来,李倩就有点慌了,急忙转过身背对着他说:“刘军,你出去陪师父吧,这里不用帮忙。”

 

 

“他一个老东西,有什么好陪的,陪他不如陪我漂亮的老婆。”刘军心情不错,看什么都顺眼,尤其李倩,总觉得她今天更漂亮,目光肆意游走,很快就充满了侵虐,走过去从后面搂住李倩的腰肢,“老婆,你真漂亮。”

 

 

“刘军,别胡来,师父还在外面呢!”李倩用屁股想,都知道刘军想干什么,急忙想推开他,“快出去,别影响我做饭,晚上再说。”

 

 

“可我就想现在做,在这里做。”刘军嘿嘿一笑,一把撩起李倩的裙子,粉红色的内裤将美臀衬托得更加白嫩,饶是刘军早已见过李倩的身体,此刻也被迷住了。

 

 

“别这样,被师父看到不好,听话,快出去……”

 

 

李倩想阻止刘军,可不敢太大声,怕被周贵生听到。

 

 

刘军精虫上头,不顾李倩的反对,直接将她压在橱柜上面,娴熟地拉开裤链,没有任何前戏,直接进入……

 

 

周贵生虽然人到中年,但耳朵却尖得很,刘军和李倩说的每句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想到李倩在里面做那种事情,周贵生如坐针毡,根本坐不住。

 

 

脑海里想着李倩白嫩的身体,不停地吞口水,顿了下,周贵生忍不住朝厨房走了过去。

“老婆,今天你真棒,真他妈舒服……”

 

 

李倩私密处的反应,让刘军忘乎所以。

 

 

但只要李倩知道自己那么大反应因为周贵生。

 

 

想到周贵生的那玩意,李倩干脆幻想身后的人是周贵生……

 

 

“老婆,我刚才出去接了个大活,两百多平的房子要精装,户主本来想找师父装修,最后被我给抢到手了,我要价低,而且我又是他的徒弟,人家信得过我。这事你可千万别在师父面前说,我还指望他帮我干活呢。我初步算了下,这个活至少能赚七八万,嘿嘿。”

 

 

刘军凶猛地撞击李倩的屁股,虽然力道不小,但因为他的尺寸太小,所以李倩并没有多少感觉,她只希望刘军快点完事儿,别被周贵生发现。

 

 

“刘军,师父教你手艺,更没少帮咱家忙,你咋能这样呢?”李倩说。

 

 

“我跟他学手艺还不是想赚钱?大不了干完活,我给他买几条烟抽就是了。你以为那老东西把所有本事都交给我了吗,他留的有后手,压箱底的手艺根本没交给我。这件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

 

 

刘军怎么也没想到,周贵生就在厨房外面。

 

 

“刘军啊刘军,你还真是个白眼狼,看来我没把所有手艺传给你,是对的。”饶是周贵生脾气不错,也被老东西三个字气到了,其实他早就发现,刘军这个徒弟不可靠,所以他才准备了后手。

 

 

目光从门缝中看进去,正好看到李倩趴在橱柜上,撅起白嫩的屁股,两腿分开,刘军从后面猛烈的撞击。

 

 

若有若无的呻吟,听得周贵生口干舌燥,不停地吞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