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热点 2020-02-09 17:49 的文章

他想肛我是什么意思|男孩分身金环细绳

真没想到,一向清纯可人的唐丽丽,竟然会说出这种骚话来。

 

“是吗?”

 

我也想试试,昨晚,周通和小胡都干过她了,还夸她性经验比较少,还是粉粉的,挺紧,不

 

尝一尝她的味道,我都觉得很亏啊!

 

唐丽丽很喜欢寻求刺激,她捉住我的话儿,在她的幽径之处摩擦。

 

那私处的肉很粉,很嫩,在她的摩擦下,我感觉我的魂儿都要飞了。

 

“好硬,华哥,我能受得住她吗?”

 

都这时候了,还磨叽什么,赶快坐下去啊!

 

我心里疯狂的呐喊,但嘴上却笑道:“这……这个要试一试才知道啊,你知我长短,可我却

 

不知你深浅啊!”

 

“讨厌!”

 

唐丽丽的小脸绯红,显然被我挑逗的春心荡漾了。

 

“我试试!”

 

只见她捉起我的话儿,在她泥泞的唇瓣间摩擦,在入口处,话儿停滞,娇嫩的身子下身则是

 

轻轻下沉……

 

我知道,我要得到这个女人了。

 

可是,下一秒,我他妈就想骂娘了,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武馆里一个学徒小郑打来的,他是单亲家庭,去年我看他在跟一群小混混不学无术,无父

 

无母,在他穷困潦倒的时候才帮助他,收留他来这里当个学徒,让他平时打扫卫生,没事的时候

 

跟我学学拳。

 

我万万没想到,会是他坏了我的好事。

 

“喂,华哥,出事了!”

 

我知道,小郑平时是不会打电话给我的,一旦给我打电话,肯定是出什么大事了,果不其

 

然,这电话才刚刚接通,就听到小郑报忧不报喜。

 

“出什么事了?”

 

我有点生气,这家伙办事毛手毛脚的,该不会打碎了什么东西吧?

 

“华哥,有人来踢馆,说是非要挑战你,见不到你,就打咱们的学徒,让他们见识下什么叫

山东省青岛第一中学气质美女校花施江洁

真正的功夫!”

 

一听这话,我来气了,老子七岁就跟山上的白眉大师学武,虽然后来下山了,但师傅交给我

 

的虎爪拳,我可是越练越熟,在汇源市,那绝对是身手数一数二的选手,还有人敢跟我挑战,该

 

不会没听说过我武华的名头吧?

 

望着一脸无辜的唐丽丽,我轻轻地推开她,看来今天是干不成了。

 

“等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我安抚着唐丽丽,她应该也明白,我是有难处,所以才中断了我们的情事。

 

“好了,华哥,我明白,当然还是要以大局为重,我无所谓的,反正我们来日方长,还有机

 

会,你先忙吧!”

 

见她如此通情达理,我也放心了。

 

穿上衣服,我直奔武华堂而去,这里距离武华堂不远,所以我十分钟就跑回去了,只是头上

 

流出微微的细汗,看来,最近几天在床上体力用了不少,都有点发虚了。

 

武华堂内,一个身穿白色道袍,系着黑腰带的男人正傲然而立,长的倒是满精壮的,身高一

 

米八左右,体重应该也得一百八十斤左右,看他这凶悍的模样,倒真像是来踢馆的。

 

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小矬子,身高皆是一米六左右,长的干瘦,还一脸猥琐。

 

“八嘎!”

 

呦呵,东乌语,竟然还是东乌人,我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

 

我们的学员,都缩在一团,他们都是初学者,没我这精湛的功夫,但是他们都有骨气,我相

 

信有一个上去跟他们打的,就不会有一个人逃跑,一定会一拥而上,因为我们人多。

 

“华哥,你终于回来了。”

 

小郑看到我,就像是看到了亲爹一样,他性奋地跑过来,告起了状。

 

“华哥,那个人是个硬茬子,刚才我用你教我的虎爪拳跟他过了几招,你看我这脸……哎

 

呦……”

 

这时,我才看清,小郑的脸有些乌青,好像是被人打的。

 

“你们华夏的武术,都是垃圾,只有我们东乌的空手道,才是最强的武术,你趁早关门

 

吧!”

 

看出小郑在向我倾述不满,他也不是傻子,自然就看出来,我是这家武馆的老大。

 

“你是谁?赶来我的地盘上撒野!我看你是耗子舔猫逼,没事找刺激!”

 

他似乎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但是看学徒们都在嘲笑他们,一个个笑的四仰八叉,他也明白过

 

来,我是在侮辱他。

 

健壮男人大喊道:“我是东乌空手道三段,田森仁藏,阁下就是武华吧?”

 

“田森仁藏,我看你是天生瘾荡,呸,东乌人果然都是猥琐下流之辈!”

 

“没错,小爷我正是你爷爷武华!”

 

我也没什么不敢承认,什么空手道三段,我怕你个屌毛。

 

被我这么一说,学员们又是一顿无情的嘲笑。

 

“哈哈,咱们馆长翻译的真好!”

 

“对对,田森仁藏,我看他就是天生瘾荡!”

 

“东乌人真猥琐,刚才还看我胸呢!”

 

最后一句话,是我最头痛的学员,是个女生,叫刘悦,她二百多斤重,是个标准的胖妞,一

 

运动起来,浑身的肉都跟着颤动,她长的不漂亮,但是家里很有钱,有一种独特的优越感,很傲

 

娇。

 

以至于每次学员们嘲笑她的时候,都会被她一顿胖揍。

 

就是这样一个长的很丑的女生,竟然引起了田森仁藏的性趣。

 

“你……你们无耻,休想呈口舌之利,如果你有真本事,就接受我的挑战!”

 

田森仁藏忍无可忍,终于直奔主题,他向我提出了挑战。

 

“懂不懂规矩,我可是汇源市武术协会的副会长,想跟我挑战,最起码要提前三天预约!”

 

他恼羞成怒,好似更加坚信对我挑战的决心。

 

“好,三天之后,我们就在东华区的广场决斗,输了的人,乖乖闭馆锁门,别再弘扬什么狗

 

屁华夏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