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热点 2020-02-12 11:57 的文章

红酒瓶塞下体 大炕上的沉重喘息声

空中的声音仍然淡漠,就像是对着一帮蝼蚁说话,不许要加入太多的感情:“我是哪位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希望各位破坏了达迦亚帝国得来不易的势力均衡。”

胡清早就看过了周围,发现这人完全是空中传音,当下大惊,这要多深的功力,才能做到。胡清也听了那话讥讽的笑笑说道:“阁下这事做得偏啊,如果今天易地而处,不知阁下的声音还会不会传到这里!”

空中的声音轻笑了一下:“呵,你这小丫头说话够直接,没错,今天如果易地而处,我不会管这事。但是现在我已经插手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萨莫西斯冷笑道:“到此为止?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就要我们到此为止?就因为他们在达迦亚帝国里的势力?”

胡清也跟风说道:“阁下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至于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我们自己会把握的。”

那老者刚刚劫后余生,看着萨莫西斯和胡清两人一言一语的顶撞那位大人,冷笑连连,说吧,接着说,最好让那位大人恼了你们,看到时候是谁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出乎那老者意料的是,那声音并没有像他想像的那样,反而对这对小男女更有兴趣了,说道:“我这何尝不是帮你们,你们自己难道心里不清楚?”

胡清自嘲的笑笑说道:“我们当然知道,但是就算我们放弃又怎么样?本来这事就是他们挑起的,我们之所以会起矛盾也是因为对方见财起意,我有什么办法?现在放了他也会麻烦连连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还能出口气!”

那声音笑呵呵的说道:“你这小丫头,说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我给你们一个口风么,你听见我的声音的时候就打定注意了吧!”

胡清皱皱眉头:“那又怎么样!难道我们只能让人算计?先说好,你到底有没有能力做下担保,要是不能,我们就不必再说了!”

那声音里也有一丝无奈说道:“罢了罢了,就按你说的吧,我给他们做个担保,达克摩家族的出来个能做主的。”

“大人!”那老者站了出来说道。

那声音对着那老者说道:“既然我今天跟他们保了你,以后就不要给我打脸,知道么?”

老者深深地行了个礼说道:“是!”心里却无比愤恨,表面上看这声音的主人是向着他们的,但是只要熟知里层的利害关系的人,不难发现其实这声音想要帮的是胡清他们,自己这边就算他死了,也有胡清他们陪葬,现在达克摩家族死了唯一的继承人,胡清还被那位大人保了,这叫他如何不气!

胡清他们当然也是深知这其中的道理,当下不再说话,任凭那声音消失的无影无踪。

胡清笑岑岑的走到那老者面前说道:“我们以后同在一个屋檐下,大人以后要多多指教。”

山东省邹城市第一中学最火美女校花宋方荷那老者看都不看胡清带着达克摩家族的人走了。

站在胡清这边的人,轻轻地抹了把汗,这个赌局赌的险啊,还好还好,没有赌错。

不过胡清竟然连那位大人都认识,他们倒是白担心了一场。

墨开罗黑着脸走到胡清面前,拍了一下胡清的额头说道:“你这丫头,居然认识卡戛纳大人,早告诉老师也让老师心里有点低啊,非得让你吓出心脏病来不可!”

胡清委屈的抱着额头,说道:“他是谁啊,我不认识啊!”

墨开罗想要继续的手停在半空中,他身后的厄尼尔笑容也僵在脸上,只有萨莫西斯宠溺的看着胡清。

胡清迷茫了,问道:“为什么一定要认识他?”

“……你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为我们解围?”

“不知道啊,但是如果他有什么目的的话他迟早会找我的,反正我什么都没有!”

“……”众人一阵无语,无耻不带这么无耻的,你什么都没有?生肌丸不是你做的么,华莫斯那剑不是你做的么,华莫斯那圣兽不是你送的么!你身边的神级强者你以为是普通保镖?真拿我们当傻帽了?

正说着,那边来了一个侍者,侍者恭敬地向胡清等人行了个礼,崇拜的胡清一眼,恭敬地说道:“胡清大人,陛下请您过去……”

胡清本来被侍者那一眼雷到了,听到侍者的话,对着墨开罗他们翻了翻白眼,意思不言而喻“看吧,目的不是要露出来了么!”

墨开罗等人一头黑线,他们想给那位大人做点什么还做不了呢,你还嫌弃!

话说胡清跟着那名侍者来到皇宫南边的一座宫殿门口,那侍者将胡清送到门口后对着胡清说道:“胡清大人,请您进去吧。”

胡清对着他点了点头,走进了宫殿。

这座宫殿里并不像其他胡清见到过的宫殿那样富丽豪华,这间宫殿却古朴典雅,有几分东方的古典美。

不难发现坐在上位的年轻男子和垂首站在一旁的皇帝陛下,胡清有些错愕,这人竟然让皇帝侍奉在一旁?看来派头挺大的。

胡清也不跟这人虚与委蛇,直接说道:“不知阁下找我来是什么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