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热点 2020-02-12 11:57 的文章

校长办公室的啪啪声_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着

知道这个消息以后,苏时木下午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梅娘直接把她给拦下了,因为苏时木回家的路程肯定有十个小时左右,走路的话,她现在又是孕妇,所以只有一个办法是从镇里面绕过去,就不用爬山了,这个对孕妇来说已经不错了。

“嗯,看来只能这样了,但是我想现在就走,他会不会已经在家里等我了呀?”

苏时木现在满心欢喜,想着赶紧回家见到段闻之,告诉他自己怀孕了。

“我不知道他在没在家,我只知道你必须明天才能走,你要是今天走,我就不管你了,你一个孕妇也不可能让你骑车,你要走路回去的话,没走一半你就累了”

梅娘就是想着不能让她现在走一个孕妇走夜路,疯了吗?出什么问题怎么办?

就这样,在苏时木满心欢喜的情况下,梅娘陪着她一直等着第二天,这一天,在外面安排的眼线也一直在观察她们的动静,听到消息是说第二天就要回家,所以他们赶紧派人却告诉我段闻之说这个女人准备第二天早上回家。

“什么她要回家?明天吗?”

说话的是段闻之,当他听到苏时木要回家嘴角直接弯了起来,看到这一幕的其他人都惊呆了,传说中这个顾家大少爷,那可是冰冷的没有任何表情的人,他们这些人竟看到他笑了,笑了,我的天呐,他们惊呆了。

“是的,少爷。消息说明天一早她们就回家,本来少奶奶还想今天下午就回家,但是那个店铺的老板娘不让她走,怕她走夜路不安全。”

他们还真是什么消息都能听得来,这些细节都能够打听到,段闻之听到之后又笑了一下,这个女人还是那么的可爱,怎么就这么想自己吗?

临沂市河东区第一中学氧气美女校花于万琼第二天一早,段闻之把公司的东西能安排好的事情全都安排好,顺便回趟老宅,给爷爷说了一声,但是老爷子说,去倒是可以去,必须带上梁冉,段闻之也没有办法,所以只能同意。

而这一边的苏时木昨天晚上就把东西准备好,一大早就让梅娘骑着车把她送回家,她们先到镇上,然后从镇上再回到苏时木的家。

骑车要比走路快很多,时间将近快了三分之二左右,差不多三个小时就已经到了苏时木的村口,本来苏时木就想让梅娘把她送到村口就可以了,但是梅娘怎么也不肯答应,说什么孕妇不能走太多路,直接把她送到了家门口。

两人互相道别之后,苏时木就回到了家,虽然行动不太方便,但是她还是把家里能收拾的东西都收拾了一遍,正当她开心地想去外面买点菜回来吃饭的时候,安翠兰带人找到了苏时木。

“好呀,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这么长时间你去哪了,昂,我找你找的可真是费了大劲了,快点准备准备跟我去结婚。”

一进门安翠兰的声音就传满了整个院子,刚回来没一会儿的苏时木,现在立马开始头疼起来,怎么到哪都摆脱不了这个女人。

“我怀孕了,所以不能嫁人,没有人会娶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女人,而且我也不想嫁。”苏时木刚开始只用语言反击了一下。

“怀孕,怀孕怎么了?怀孕正好啊,直接让人家抱孙子就可以了,你嫁不嫁那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走,跟我去结婚。”

安翠兰现在像疯了一样扑过来,拉着苏时木就往外走,苏时木反抗着身体一直往后退,但是却怎么也没有她的力气。

这些天,安翠兰一直在村子里打听,苏时木的消息,直到刚刚得到消息,她在村口安排了几个小孩,给他们一点好处,让他们看到他们家的女儿的时候,赶紧告诉她。

就这样苏时木刚刚到家还没有休息一会儿就被安翠兰给发现了,撕拉着硬拽着让她去给那个傻儿子结婚。

原因是在苏时木走之前的那天晚上,村里的王富贵就给了安翠兰一笔钱作为定金,让她三天之内把她的女儿说通了,给他们的儿子结婚。

但是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再去顾家找苏时木的时候,发现人已经跑了,因为这件事情,王富贵一直在找安翠兰的事,不管怎么说定金给你了,你如果没有人,那你需要把定金还回来,但是安翠兰刚拿到定金,就把一部分钱给她的儿子,所以根本还不了。

“我不结婚,你放开我,安翠兰,你凭什么支配我的人生,我跟你已经断绝关系了,你放开我。”苏时木狠狠的甩开了安翠兰的手,这个时候苏时木已经被安翠兰给拽到了门口,街道里已经开始聚集一些人,他们都是来看戏的。

“你不结婚谁结婚,你是我的女儿,要不是我这些年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你以为你凭什么能活到现在?”

这两个人在门口争吵起来,苏时木发现看的人越来越多,觉得自己很丢脸,但是她没有办法把安翠兰给赶走。

就在苏时木想办法怎么把安翠兰赶走的时候,她突然发了疯一样拉着苏时木就往外走,结果通过门口的时候被一块石头给绊了一下,苏时木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这一摔把苏时木吓得不行,赶紧害怕着捂着自己的肚子,有一阵痛传来,不过还好没有流血,她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安翠兰,可是这个女人没有一点悔改的意思,还指着苏时木骂她小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