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热点 2020-02-13 21:20 的文章

他分开我的花瓣挺进去&宝贝我要舔那里

二人一路跑出被杂草围绕的村子,回到车子旁边。

“军士长知道那个村子的状况?”安云衫问道。

那村子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村子,严璟勋不像是来过的人,为什么会知道村子的状况?

严璟勋靠在车上,刚才一路小跑消耗了很多体力,他没有回答安云衫的问题。

“如果以后你在野外遇到这种荒村,发觉与普通村子不一样,要立刻离开,不要有半点犹豫!”严璟勋说道。

安云衫还未见过严璟勋如此郑重其事,当下点点头,目光看向杂草后的村子,死寂般的静谧,的确会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

严璟勋没有继续说这件事,显然这不是能够告诉她的。

稍作休息,严璟勋没有打算继续在这里停留,上了车带着安云衫离开了这里。

在他们离开之后,有一队雇佣兵循着踪迹找了过来,根据地上的痕迹,他们判断那两个人应该是进了村子。

一行有八个人的佣兵队伍,并没有打算等着其他人到来再进去,禁区老大已经是强弩之末,这时候谁追到了,谁就能干掉他。

得名又得利。

一行八个人将车停在路边,端着枪进了村子。

高密市第一中学魅力美女校花赖翠茹进去差不多有二十来分钟的时间,村子里边忽然传出密集的枪声,枪声在逐渐减少,最后归于平静。

那队雇佣兵再也没有出来,谁也不知道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驱车离开的严璟勋二人也听到了这枪声,安云衫忍不住回头看去,她知道那枪声的来源很可能是那个村子。

这枪声像是垂死挣扎,那村子里到底有什么?

她看了严璟勋一眼,肃着一张脸,什么都看不出来。

二人一路驱车往北走,途径很多村子,穿过了一个县城,最后停留在一个二线城市当中。

路上严璟勋倒是睡了一会,但是睡的并不安稳,这期间安云衫已经掌握了开车技巧,相比较飞行器,开车根本没有什么难度,只是她不懂交规,进了城市她就不能在上路了。

安云衫的侦查能力很强,她确保身后没有人跟踪之后,将越野藏起来,绕了点圈子,随后找了一家私人开的小旅馆住下来。

这种小旅馆不用身份证,多给点钱登记一下就行。

因为严璟勋的状况,也因为他们目前的情况,二人合开一间。

小旅馆环境很一般,安云衫特意要了一个能洗澡的房间,里边有一张双人床,除此之外就是一张桌子一张椅子。

之所以选择这里,也是因为这个小旅馆有后门,后门连着一条堆满垃圾的楼缝,方便他们离开。

扶着严璟勋躺在床上,安云衫就去打开热水器。

他们两个人都需要清洗,但现在有个问题,她自己自然是没问题,严璟勋自己行吗?

严璟勋比之前更虚弱了,一整天的时间都在同毒伤带来的痛苦抗争,那张俊美的脸上偶尔能够看到痛苦之色,但多数时候都是平静的,只能从面色上看出他的状态不好。

“军士长,自己能洗吗?”安云衫轻声问道。

严璟勋闭着眼睛勾唇一笑,缓缓睁开眼,幽深的眸子对上那双带着漩涡的黑眸,“不能的话,你打算帮我洗?”

安云衫抿嘴。

严璟勋重新闭上眼睛,“你先去吧。”

他怎么可能让冒牌货帮他洗,在她面前这幅样子已经很让他懊恼了,如果可以,他不想将自己任何弱的一面展现给她。

听见浴室哗啦啦的水声,严璟勋轻叹口气,没想到有一天自己洗澡都成问题。

安云衫很快洗完,穿戴好衣服走出来,作战服在之前的县城就已经处理了,现在二人身上穿的都是在地摊上买的。

虽然是廉价的衬衫和裤子,但是二人身材比例非常好,长腿细腰,模样俊美,穿在身上反倒把衣服的价值提升了许多。

看见安云衫出来,严璟勋慢悠悠地站起身向着浴室走去,和冒牌货错身而过的时候,发现她眼里带着担忧。

是因为他现在的状况而担忧?

带着这个疑问,严璟勋进了浴室,关门的时候他发现安云衫仍旧盯着他。

安云衫坐在椅子上擦着头发,听着里边水声不断,一直没离开浴室门口太远。

严璟勋的状况堪忧,也不知道他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来到,这个毒伤拖延下去是否会危及生命,这些严璟勋通通都没有说,也许是保密性使然,他不能说。

看了看时间,大概有二十多分钟了,之前和严璟勋出过一次任务,大概这个时间他就会出来,不过这次没有,一直到三十分钟的时候,他仍旧没有出来。

安云衫站在门口侧耳倾听,除了水声没有其他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