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手拿开不可以摸哪里总裁 傻子用嘴吸了四年

时间:2020-07-10 18:10

来了一趟墓地,庄沫沫也算完成了‘见’父母这一项仪式。

但她和许连城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

一来许连城是真的忙,二呢,她也不愿意去触碰那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

庄沫沫是个外表看起来十分阳光开朗的人,但内心,却是极度的缺乏安全感,不然也不会做什么事都喜欢拼命了。

虽然她把渣妹和渣男都屏蔽了,但还是从班级群里得知了继妹庄萌萌和许清韵要结婚的消息。

不知是不是为了掩盖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婚期就定在了下下周,庄萌萌的生日。

她,自然是不想去的。

她怕她忍不住把高跟鞋脱下来砸他们头上。

但显然,她的继母并不想让她顺心,这不,在她数次不接电话之后,她直接找到了她的办公室。

他们公司是做游戏开发的,保密系数极高。

出入不仅需要门卡口令,还有人脸识别。

贾月雯也是在楼下等了半天,才等到了庄萌萌曾经的大学室友姜思思。

许清韵这几年在帝都也是小有名气的,得了一个年度创业十佳,还上过电视。

“阿姨,恭喜您了呀,萌萌和清韵学长真的是郎才女貌。”

“对了阿姨,这萌萌都办婚礼了,沫沫什么时候办呀,前些天我看她把孩子都带回公寓了,问她她也不说。”姜思思一边妒忌着庄家两个女儿都能找到有钱人,一边不忘给贾月雯上眼药。

果然,刚刚还笑得如同菊花绽放似的女人僵住了,抬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笑道:“你一定是搞错了,我们家沫沫都没结婚呢,哪来的孩子。”

“不过还是谢谢你啊思思,带阿姨进来,哦对了,瞧我光顾着说话呢,请帖都没给你,到时候一定来啊。”

“不能呀,我明明看到...”

“妈...”

“你怎么来了?”

外人并不知道他们家内部发生过什么,庄沫沫二十多年也都这么叫她,这会下意识就叫了出来。

贾月雯看到穿着大牌西装系成爱马仕丝巾的大女儿,忍不住就拿她和自己亲女儿对比,然后不得不承认现实。

庄沫沫,比庄萌萌真的要好看不少。

“我怎么来了?还不是因为找不到你人?”

“庄沫沫,你是不是忘记自己还是个未婚丫头了,天天不回家,你野哪去了?”贾月雯嚷嚷道,顿时惊出了一溜看八卦的人。

看到大家的目光都定格在自己身上,贾月文也不害臊,她没有嫁给庄富贵之前,就是在他们村唱大鼓的,别的特长没有,就丧门大,力气大。

虽然随着庄父发家她也知道爱美了,经常去美容院捯饬,但这两根麒麟臂还是没有减下来,不管什么衣服穿在身上,总是不怎么好看的。

“妈,你别嚷嚷,有什么事等我下班再说。”庄沫沫皱着眉,低声劝道。

她还有个案子要赶,这会儿是真没时间陪她在这闹。

无非就是来要钱,她没有,有也不会再给,所以真没什么可说的。

“等你下班?”

“那不行。”贾月文连忙拒绝:“等你下班人家金店都关门了。要么你直接把你工资卡给我,我自己去娶也是一样的。”

“我没有钱。”

“之前的88万还不够吗?”庄沫沫也懒得和她废话,直接说了出来。

“没有钱?”贾月雯立刻跳了起来:“你怎么可能没有钱,刚刚人家思思可是告诉我了,你现在升职了,公司可比以前多多了。”

庄沫沫抬眼看了一眼贾月文手指的方向,这才明白继母是怎么进来的了。

被她盯着的姜思思也不躲,妖娆的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沫沫啊,我说你也是的,你又不结婚,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你妹妹要嫁的可是许家啊,那是什么样的家世,多带点嫁妆你脸上不也有光吗。”

“就是就是,思思说的对,你妹妹好了, 你不也沾光。”

她沾光?

她沾什么光?

从小到大庄萌萌得的哪个奖项和她没有关系?

要不是高考是实名制参加的,她妈估计都得让她去替她考试。

而且,她们是不是都忘了,庄萌萌如今要嫁的男人,也是从她手上抢过去的?

压下心里那抹悲愤,庄沫沫努力维持着体面的笑容。

“可我真的没钱了,这个月工资也没发。既然您都说了,许家是大家族,应该也不差我这点钱。还有,您要是没事的话,就出去吧,不要影响大家工作。”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给钱了?”贾月雯胖乎乎的脸上闪过一抹狠毒。

“我没钱,你让给什么?”

“还有,结婚的又不是我,是萌萌。”

“那行,你把这个签了,签了我就走。”贾月雯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协议书,似乎是故意打不清楚的,上面的字迹都很模糊,但零零星星的,可以看到几个数字。

“这是什么?”庄沫沫没有接,只是警惕的看着他们。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现在对庄家给她的所有东西,都十分的抗拒。

“一份养老保险,每年2万块钱,你不愿意给你妹妹出钱嫁妆钱,给我和你爸买份保险不贵吧?”贾月雯不耐烦的说道。

“是啊,一份2万块钱的保险,又不用现在交钱,沫沫,你不会连这点钱都不愿意出吧。”姜思思也在一边帮腔道,话里话外都在用所谓的道德制高点逼庄沫沫就范。

如果真的是保险,别说2万了,就算是10万,如果庄父真的要,庄沫沫也是会买的,毕竟她对这个家,也不是半分感情都没的。

可谁家的保险单子会做成这样,上面的字都看不清?

一时间,她只觉得可笑又可悲。

是她表现的太傻,还是在他们眼底,自己就是个傻子。

“既然是这样,那你把保险公司业余员的电话给我,我亲自和他们谈,给你们换个更好的。”人多,她也不想撕破脸,找了个台阶给贾月雯下。

但...

贾月雯哪里会下。

她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不管不顾的撒泼起来。

就像是小时候她卖鱼给人缺斤短两,人家找回来,她就在地上打滚要死要活,好似一块滚刀肉。

“啊,不活了呀,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是个白眼狼...”

“庄沫沫啊,你个没良心的啊,老娘养了你这么多年,你连2块钱的保险都不给我买...”

她丧门本就大,这一干嚎起来更是要命,不仅总裁办的人都听到了声音,就连隔壁部门的人也听到了。

一个个纷纷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边,甚至有几个人已经开始劝庄沫沫不要太冷血,太抠门了,不过就是2万,还不到她一个月的工资...

气得庄沫沫眼泪都飚出来了,她不是不想解释,可有谁会听呢,人们,总是更容易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指责,而不是理解。

那种被架上道德枷锁的滋味难受极了,庄沫沫觉得呼吸都变得很困难,宛如被放上了熊熊烈火,烧灼着她每一寸肌肤。

身体很疼,心也很累。

“你们在干什么?‘

King一出电梯的看到的便是庄沫沫摇摇欲坠的身影,他下意识想去接,但又克制住了,他这层马甲去做这件事,并不合适。

听到他的声音,场面顿时安静了不少。

就连地上干嚎的吴月雯都暂时屏住了呼吸,看着King帅气的脸,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痴迷。

她的目光太过热切直接,让King想不注意都难。

但看清了她那张脸,King只恨此刻自己还不如真的暂时瞎一会。

快步走上前,他用身子将庄沫沫和贾月雯隔离了。

“她是谁。”他看的是庄沫沫。

“我继母,来要钱,但我实在没有了。之前存的钱都已经给过了。”庄沫沫说。

“哦。”King淡淡的应了一声,转过了身。

贾月雯从姜思思那里已经得到了男人的身份,这想到他的身家,她立刻兴奋的叫道。

“这个先生,你就是包养默默的那个野男人是不是?你们还有了个儿子,都好几岁了!”

众人:!!!

King:“???”

他这么快就暴露马甲了吗?

许连城被她的话惊了下,但很快就又找回了一丝理智。

他的马甲哪有那么好掉,若是真掉了,庄沫沫不会这会是个表情。

那么...

“是谁告诉你的。”他没着急否认,而是认真的盯着贾月文的眼睛说道。

这让贾月雯越发觉得自己在接近真相,立刻兴奋的嚷嚷道:“丝丝说的呀,她亲眼看到的,就在你们公司的公寓楼下。”

“是吗?”

“是的,我看着庄沫沫带了一个很好看的小男孩。”不得不出来回答的姜思思小心翼翼的说道,眼底还带着一丝丝讨好。

“所以,她也是你带进来的。”

“是。”

“很好。”King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自家助理。

不等他吩咐,只见Bill已经拿起了对讲开始叫安保部来接人,以及,来的还有气喘吁吁的人事主管和广告部的主管,也就是庄沫沫那天看到的野鸳鸯主角之一。

“根据公司条例,姜思思你被开除了。”

“因为你把人直接带到了秘书办,全公司机密最多的部门,我们将对你保留起诉的权力。”

小提示:喜欢本文记得收藏哦

© 2020 gistend.com,All Rights Reserved.